<form id="2ic84"></form>

<address id="2ic84"><listing id="2ic84"><meter id="2ic84"></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2ic84"></em>

        <form id="2ic84"></form>

          
          

              投中網
              搜索 尋求報道
              登錄 | 注冊
              投稿

              一位羅永浩的信徒,想和這個世界聊聊

              投中網   |   杜夢蝶
              2019-05-16 16:18:54

              有人相信他,他在天堂,當信徒遠走,他在地獄。

              今天是羅永浩的大日子。

              他主演的第二部電影剛剛上映,四天後,他將在一場新發布會上亮相,然後走進輿論的漩渦。

              過去十年,羅永浩始終備受爭議。

              当有人相信他,他在天堂,是中年网红和励志偶像,被掌声與欢呼包裹。当信徒远走,他在地狱,是投机者和失败的创业者,遭受着来自众人的奚落。罗永浩从来不在人间。

              這是羅永浩的困境。同時,也意味著這樣一個問題:我們該如何看待神像,以及它終究要倒塌的命運?

              一位老罗的信徒,将在下面这篇文章中,给出他的回答。这是投中網旗下,偏见实验室的第 3 篇文章。

              王景明 | 讲述人

              杜夢蝶 | 召集人

              “有思想的人,到哪都不太合群”

              認識羅永浩,是在2009年,一個夏日深夜的網吧裏。

              那是你在當時常見的那種網吧:開在大多數縣鄉、破爛不堪、沒有名字、空氣汙濁刺鼻,尤其在夏天,置身其中就像進了豬圈。我當時上初二,正是迷戀這種氣息的年紀。

              網吧裏幹什麽的都有:大部分人打遊戲,一小撮人熱衷于(性)知識啓蒙。遇見老羅之前,我屬于前者。沒想到,在那個夏日深夜,我打完遊戲後,偶然點開了優酷推送的一則消息,裏面是羅永浩在吉林大學的一場演講。

              瞬間,我就被這個叫做“老羅”的胖子折服,從此之後,去網吧反複看這個胖子的演講視頻,成爲了我初中生涯的一大愛好。

              去網吧看老羅,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首先,你要學會翻牆,翻越學校爲了阻攔你夜不歸宿而立起的高牆。其次,你要在一條烏漆墨黑的路上走上二十分鍾,才能抵達可以播放老羅視頻的網吧。

              不容易的事情得來往往充滿幸福感。到了網吧之後,我戴著耳麥,盯著老羅的視頻,一邊看一邊會越發覺得,自己離成功更近了一步。這是一種找到知音的感覺,你發現:原來有這麽一條路,老羅走過的路,我也可以去走走看。

              比如,也許我以後也可以成爲一個老師,或者做些什麽。

              我出生在河北承德的一座山村裏。祖上據說曾做過生意,生意不大。到我爸爸一輩,他去過北京,做小生意,沒有發迹,就回鄉繼續務農了。但是這些故事,在我心裏種下了種子,從小我就有一顆想去冒冒險、開開眼的心思。

              對鄉下的孩子來說,教育是成長中的瓶頸。我們那個地方叫做楊樹嶺鎮,鎮裏是沒有高中的,只有一個初中,整體教育資源是跟不上的,見識是稀缺之物。這也是促使我迷上老羅的原因之一。看到老羅的演講,就像看到了新大陸,他在視頻中侃侃而談,滿足了一個孩子對于知識最青澀的向往。

              我甚至會帶著本和筆到網吧,把老羅視頻裏說的一些勵志的話抄下來,拿到學校裏再反複地讀和看,我覺得這就是人生箴言。那時,老羅有一句話最讓我觸動——在不喜歡的課上,在下課休息的十分鍾時間,在看著滿教室同學玩鬧的時候,我總會想起老羅說的那句話——“有思想的人,到哪都不太合群”。

              也許,有一天,我也會有幸成爲這樣一類人,像老羅那樣的人。那時,老羅在我心中,就是一個毫無瑕疵的牛人,他甚至成了我的一種精神寄托。我總會覺得:因爲有這樣的人在,這個世界還是有那麽一些色彩的。

              現實的色彩卻有些灰暗。

              在初中的班裏,我是一個不起眼的家夥,成績一般,也不是什麽活躍分子。我甚至越發覺得,學校挺沒勁的,盤算著逃離。經過一年多的思考,以及和家裏的協商拉鋸,最終,在距離初中畢業還有十五天時,我辦理了辍學。

              那時我的想法很簡單:我是一個小地方出來的人,家裏條件不優越,早點去打工,早早賺錢,養活自己。多好。

              老羅不也是個辍學的家夥嗎?

              “做一個正直的人”

              初中辍學後的第三天,我正式進入社會。

              抱著一顆賺錢的心入世,同時我想要做一個正直的人。就像老羅說的那樣,不要去做油腔滑調那一類人,我不想讓這個世界變得那麽惡心。

              這也成了之後,我給自己人生設定的底線。

              在初入社會的兩年裏,我曾在老家上過工地,做過餐飲和洗浴,也曾到北京做過家具廠的維修電工,幹過半年多工地雜工,甚至食堂有空缺職位,我也會去幫忙,還頂過安保的班。

              聽起來辛苦,但我很知足。遇到值晚班時,若囊中有閑余,我會去商店買一桶康師傅牛肉面,一袋包裝好的花生米,以及兩瓶燕京綠棒子。這就足夠我開心了。

              我依舊會去看老羅的視頻。在幹完某一項重體力活或晚上吃完飯後,我依舊會去網吧坐一坐,照例看看老朋友。

              如果說,上學時偷跑出來看老羅視頻是一種“做賊”的快感,那麽工作之後,更多會有一種幸福感。你會告訴自己,你正在用實際行動和辛苦勞作,去印證老羅給你的啓示:做正直的人,同時還要把錢掙了。

              最辛苦的時刻,我依舊會用老羅來給自己打氣。我會問過自己:自己正在經曆的,和當年擺地攤、倒騰藥材的老羅所經曆的,有沒有相似之處呢?

              在我眼裏,我們做的可能都是一樣的事情。這讓我沒有那麽自卑,同時暗示自己,將來做的遠不止這些。即使,我不會像老羅那麽成功,但我以後也會成功的。區別,只不過是成功的程度不同而已。于我而言,人生某一天,開一個小店或經營一樁小生意,就是成功了。

              我的零工歲月並沒有持續太久。外出打工兩年後,我感覺到了疲憊,回到家鄉,報名去當了義務兵。度過了兩年的軍旅生涯後,我選擇了退伍。

              我發現,服從命令聽指揮的生活,並不適合我那顆向往自由的心。

              作爲一個男孩,我有過軍旅夢,但並沒有完美地實現它。如今,我25周歲了,人生已沒有第二次入伍的機會了。意識到這件事,有些悲傷,甚至爲此哭過一場。

              “永遠年輕,永遠熱淚盈眶”

              離開部隊後,我做過台球廳的服務員,烤過羊肉串,修過摩托車,去過互聯網公司做地面推廣。然後,通過自己的努力,進到了一家國企,生活終于穩定了下來。

              國企的工作是按部就班的,但我相信,我還有很多事要去做。

              比如,我開始自學遊泳救生員和遊泳教練,也喜歡上了滑雪。這些事,是我從初中開始,就一直想做的。

              我一直喜歡體育,想當大俠。

              上小學和初中時,我曾無數次遊說家裏人,送我去武校,沒有獲得支持。後來,在老家打工半年,賺了小兩萬塊錢,給了家裏一萬五,剩下五千塊,自己拿去學了一些功夫。甚至,還偷著報名去了少林寺。

              那是2012年大年初二。我瞞著家裏人,跑到了縣裏的車站,登上了開往鄭州的火車。抵達目的地後,我才給父母撥去了電話,告知了我的決定。接下來,用自己身上僅存的錢,交納了一個月學費。總算又圓了自己的一個夢。

              爲了夢想,不服輸、倔強和要強,即使別人不理解,也要去做自己喜歡的事。這可能也是我從老羅身上學到的東西。只不過,我做的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吧。

              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了我崇拜羅永浩,是個“老羅粉”。有人開始給我介紹“錘友”。

              比如,今年夏天,我在做遊泳教練時,一位同事介紹了一位“錘友”給我:“哎,老王,他是錘粉,也是老羅粉,你們或許可以聊聊”。

              我瞅了對方一眼,寒暄了幾句,發現並沒有太多想聊的。我內心挺害怕的,怕他對老羅有些不對的見解,我甚至覺得自己沒有必要去了解他和老羅的故事。

              “你也喜歡羅老師?挺好的。”好像到最後,我只跟這位“錘友”說了這麽一句話。

              对于老罗,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没有参加过他的那些论坛、那些锤友会,我也从来没有试图走近过他。于我而言,老罗就是一个励志的人,是一个一路走来都非常疯狂、非常不容易,也一直给人带来惊喜的存在。在我心中,他就是那个“永遠年輕,永遠熱淚盈眶”的人。

              我沒見過他,但我覺得跟他很親近,他就像身邊的一個大哥,他就是我心目中的樣子。

              這就夠了。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

              國企待了一年多,我選擇了辭職。過去的兩年裏,我夏天做遊泳教練,冬天做滑雪教練,開始從事自己喜歡的工作。

              與此同时,我也开始感受到压力。

              比如,我在考慮如何才能賺更多的錢,用來贍養父母?比如,如果要和女朋友結婚攢錢,我是不是要去賺點潛規則外快了?比如,我開始計算社保、假期以及穩定的保障。還比如,我時不時開始問自己:是否到了改變的時刻了,不能再這樣折騰下去了?

              生活正逼著我們一點點作出妥協。我對于老羅的心態,似乎也在變化。

              我對他的關注一直沒有斷過,但是最近一年時間,沒有那麽頻繁了。

              可能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當年我是個學生,而他是一個在學校裏演講的家夥,我們之間有著某種契合。同時,老羅過去做的一些事情,我都非常的贊同,非常的喜歡,那就是我想做的事情。甚至某一個階段,我會覺得,我和他很像,我是他的或者他是我的一個影子。

              現在,他是個企業家,我對他的産品並不太感興趣。通過零星新聞的了解,我還覺得,有時他做的事、說的話,可能也並不是他想要的,他只是想要樹立企業或者産品形象而已。今天,我正在從現實生活中學會更多的東西,從身邊的朋友師長身上,獲取當年從羅永浩身上獲得的力量。

              我依舊感謝老羅,也並沒有失望。我不覺得老羅變了,只不過,他已經給不了我想要的東西了。我知道,老羅在成長,我也在成長。

              我還知道,過去一段時間,老羅遭遇到了很大的困境,關于他的企業,也關于他個人。

              并非局中人,我没什么可说的。但我不希望老罗失败。人们是否能够给他再多一点时间和耐心呢?“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但人生总归很漫长。他一定也不希望,自己是现在这个样子的。当年,我们把他奉为偶像,今天我们却说他是个小丑和骗子。这个世界不该如此。

              我甚至依舊樂觀地相信,不管在哪個時代,哪個國家,甚至我們身邊,都需要老羅這種人。

              我不會輕易放棄老羅,就像我也不會輕易放棄自己。畢竟,我曾深深愛過一些東西。


              網站編輯: 齊岩
              本文为投中網原创文章,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轉載說明,500彩票网必究
              尋求報道,请點擊這裏

              0

              第一时间获取股权投资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投中網,或用手机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获得投中網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發表評論

               / 200

              全部評論

              —— 沒有更多評論了 ——
              —— 沒有更多評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