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2ic84"></form>

<address id="2ic84"><listing id="2ic84"><meter id="2ic84"></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2ic84"></em>

        <form id="2ic84"></form>

          
          

              投中网
              搜索 尋求報道
              登錄 | 注冊
              投稿

              張海洋:我們是喜劇圈的特殊物種

              投中網-偏見實驗室聯合出品   |   李國琦
              2019-05-16 16:23:17

              我要做的兩件事,提供這樣一個舞台,讓這些人變得更好。

              你看過線下脫口秀表演嗎?

              脫口秀近兩年在國內突然火了。這種表演形式憑借線上網綜,迅速收到大衆和資本的關注。但是線下的表演似乎依然鮮有問津。爲什麽站在台上講段子能夠被這麽多人歡迎?脫口秀演員到底是怎樣一個物種?在國外早已出現的表演形式,在今天火爆起來有什麽深層原因?

              这些问题,我们邀请来了张海洋给大家回答。他在国内脱口秀方兴未艾的时候出现,與这个行业一起走到了今天。他是一位亲历者,也是一位观察者,今天他想讲讲自己的经历與思考。

              他是心智圖譜欄目邀請的第2位講述人。

              生命、宇宙以及任何事情的終極答案是什麽?42。——道格拉斯·亞當斯,《銀河系漫遊指南》

              我是張海洋。一個說脫口秀的家夥,這是我的故事。

              故事是關于我和喜劇的。

              我從小在美國長大,三年級回國,先在沈陽,初高中在北京。本科在父親的建議下,我去學了經濟。

              轉折點出現在大學第二份實習。當時在IDG的媒體基金,老板是個大文青,他看出了我對喜劇的熱情,說:

              “張海洋,你要是喜歡喜劇呀,就去幹。”

              這句話,鼓勵我走上了喜劇這條“不歸路”。之後,我去到美國南加州大學,學了兩年電影。

              2014年畢業後,我去了好萊塢,在萬達洛杉矶分部工作。一年後,我跟幾個朋友一起出來,回國開始創業,在影視行業做商務對接。

              也許是市場行情不好,也許是自己本就不是這塊料,一年下來,成單率並不高。最後的收獲是,從商務角度切入影視行業,我可能走不通了。

              嘗試做脫口秀,是我2016年9月冒出來的想法。

              那是一次酒後,朋友問我:“如果不做現在的生意了,你還想幹什麽?”

              “試試講講Stand-Up”,我說。

              Stand-Up Comedy(站立式喜剧)是老美的叫法,一个人,一支麦,一个舞台,一把段子。国内喜欢直接叫它“脱口秀”。

              黑白时代的喜剧演员Lenny Bruce算是站立式喜剧的鼻祖,他半说半唱的表演形式今天依然有很多人模仿。

              商務不行,就試試內容。就我個人而言,脫口秀更容易切入。

              第一次講脫口秀,是在2016年10月。

              我去紐約參加朋友的婚禮。有伴郎發言環節,讓我上。我想,別講得太煽情了,“洋人”也不喜歡這一套。不如講點好笑的東西吧。

              我寫了一個大概十分鍾的發言稿,調侃新郎。結果,我在台上說了十分鍾,大家在台下笑了十分鍾。新郎是大家熟悉的人,聽衆很容易産生共情。

              這給了我做脫口秀增加了點信心。回國之後,11月份,我開始在北京演。

              那時候在國內,脫口秀才剛剛有點火星子,但是是有一批愛好者的。

              平時大家聚在一起,在小咖啡廳、小酒吧裏講開放麥,小劇場都很少去。有名一點的地方更不用說,經常演出排得很滿,不需要我們。觀衆最多的時候,一場也不過60個人。

              開放麥的形式好在誰都可以上台演,每個人三五分鍾。有人爲這幾分鍾,專程從外地趕來。那時候條件艱苦,大家就是單純的喜歡,走街串巷,樂此不疲。

              我們每次演出之前都會拉群,比如開放麥報名群,按順序報,演出名額滿了,下次請早。不演出的也會來看,大家借演出聚在一起,切磋交流。時間久了,這個圈子裏的彼此也都熟了,平日私下也會常聚。

              2017年五六月份,北京脫口秀圈子有次聚會。現在講的比較好的,像周奇墨、Tony、石老板、令狐沖、還珠、博士,都來了。二三十人聚在ROCK家,吃飯喝酒。幾輪推杯換盞,酒到酣時,一群人倒在客廳裏,開始輪流講其他人的段子。聚會變成一場小型開放麥演出。談笑間,恍惚看到了一年前,那個站在婚禮上的自己。

              但是聚會並不能緩解脫口秀演出的尴尬處境。以前常去的場地,還在陸續倒閉,這讓本就狹窄的生存空間,更加逼仄。

              我們需要一個根據地。

              2017年年底,我們創辦了42Play。

              這是一家餐廳,是一個劇場,這種業態在北京是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這裏孕育著的,也許就是中國喜劇的未來。

              Play,有戲劇的意思,也有玩的意思。我希望在這個地方,大家能夠玩起來,不僅僅玩脫口秀,還有即興短劇、音樂或者魔術。年輕喜劇人,能夠在這裏聚集、碰撞和交流,嘗試做出更新鮮的東西來。

              坐落在華貿購物中心的42Play,乍一看是一家餐廳,幕布拉開就是一間劇場。

              脫口秀不像相聲話劇,門檻沒那麽高。

              來這裏的人,也許白天是公司白領、老師、廣告文案、律師、老板,不管什麽,晚上出來就能講段子,脫口秀要的是一種態度。毛冬就是這些人之一。

              他是我非常欣賞的一位脫口秀藝人,我們都叫他“書記”。他的另一個身份是一家公司的老板。

              29歲,河南人,在美國讀的本科,教育極其良好。人家不愁營生,一年流水2000萬,幹的很開心。但上了台,他就是個不折不扣的脫口秀演員。段子講的極妙,能唱能RAP。他不是科班出身,就是有自己的態度,說的東西能戳人心坎。

              這就是未來我希望加入到我們群體中的。喜劇我不需要科班。表達本就是很多人的內在訴求。

              就像我們在的華貿購物中心,三棟樓,裏面一定有很多人,有這個天賦能力,想法很棒,能寫,能去表達。他們肯定也可以上台講,把自己的態度通過段子分享出來,表達了你想表達的東西,讓你覺得“沒錯我同意”。這就是非常棒的東西。

              我要做的兩件事,提供這樣一個舞台,讓這些人變得更好。

              于是就是這樣一個新人。他來這裏講了一年多,比很多講了四五年的講的都好。他曾經問過一個問題,“怎麽就算是一個好的脫口秀演員?”

              “你先講好100場開放麥”,勤練是基本的法則。

              之前脫口秀演員有個習慣,就是錄音,事後反複聽,幫助自己改進。但脫口秀表演是一個視聽體驗,除了段子,還有動作、表情、節奏,我會建議他們別錄音了,錄視頻。回頭再看,往往會發現,舞台上的自己和當時腦海的想象完全不一樣。這樣練習一段時間,新人進步更快。

              新人在台上表演,正在试图與台下观众互动。

              如今我做了兩年多的脫口秀,我們隊伍也越來越龐大。一場場演出不單證明了我能寫,也讓我更加清楚,在這個行業裏,什麽表演好,什麽樣的演員好。

              未来,我再花时间让这帮人更好,让新人更好,培养出更多内容制作团队。如果我们自己有好内容,大家可能就不看美剧了。没人做,没人做好,我来。我常鼓励自己:“Somebody's gonna do it(总得有人做)”

              我曾憧憬,我们能有一个自己的“Comedy Central(喜剧中心)”,人们来这里看喜剧,就像现在在B站看二次元一样自然。这姑且算自己的一个野心吧。

              經濟不好是喜劇的大年。

              現在的經濟環境遇冷,大家有情緒,有的人想表達,也有的人想逃離。

              逃離、陪伴、刺激、信息,這是做喜劇的四大核心,也是娛樂的本質。

              我堅信,25-35歲以成年男性爲主的市場,始終存在。這批人,前面這個是剛剛步入社會,理想被現實擊碎,有一個落差;到了35歲,之後要麽遊刃有余了,要麽放棄了。這十年之間的人,是焦慮感、壓抑、抑郁情緒最嚴重的一批人。他們最需要一種逃離。

              觀衆坐在台下看表演,聽段子,離舞台很近。

              當你坐在這裏,看著台上的表演,聽著段子,忘了沒交房租,忘了沒還房貸,忘了跟男女朋友吵架……能從現實生活中逃離出來,享受一個短暫的純粹歡樂的時光,那我們就沒白折騰。也許幾千塊的娛樂消費不起,出國旅遊也不是常態,但二三百的線下演出還是看得起的。

              路易CK是我曾經很欣賞的一位美國脫口秀藝人,抛去他前段時間的醜聞不談,他對脫口秀的理解是很棒的。在舞台上,他永遠扮演著一個有點痛苦的中年男人,調侃著這個歲數該有的壓抑,比如:婚姻、孩子、羞澀的錢袋或者尴尬的性生活。他的主力客群是就那些30多歲結了婚的人,他試圖用幽默去化解這些我們生活中可能都在遇到的悲傷和落差。

              過去大家總是說,90後的市場,95後的市場,女性爲主,這市場是他們的,我不信這個。

              我有一个判断,像脱口秀这种新的喜剧,未来一两年,在中国会有一个契机。和十年前不同,今天,我们的信息渠道更广了,参與者也更多了,我们能够很快找到并培养出合格的演员,能够做出更成熟的脚本。所以我们正迎来一个好时候。

              影視行業現在的規律是:四五十歲的人,找三四十歲的人當導演,二十歲的人拍。能決定這個東西成不成的,是那些老人。到五年後十年後,我們這幫三十多歲的有機會說話了,市場就變了。《奇葩說》、笑果裏面的制片,都已經很年輕了,可能用不了那麽久。

              我今年30不到,經常勸身邊感到焦慮的編劇們,擺正心態。靠腦子吃飯的人,黃金期能到50歲。20年,我們有的是機會。沒有做好幾十年都做這一件事的准備的話,一開始就不要做了。

              至于20年之後?

              誰知道呢?

              (讲述人:张海洋(喜剧演员、制作人);召集人:李國琦)




              網站編輯: 齊岩

              0

              第一時間獲取股權投資行業新鮮資訊和深度商業分析,請在微信公衆賬號中搜索投中網,或用手機掃描左側二維碼,即可獲得投中網每日精華內容推送。

              發表評論

               / 200

              全部評論

              —— 沒有更多評論了 ——
              —— 沒有更多評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