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2ic84"></form>

<address id="2ic84"><listing id="2ic84"><meter id="2ic84"></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2ic84"></em>

        <form id="2ic84"></form>

          
          

              投中网
              搜索 尋求報道
              登錄 | 注冊
              投稿

              繼網易雲音樂後,網易電商身陷裁員、假貨風波

              盛銀資本   |   盛銀資本
              2019-07-08 17:34:30

              網易的電商發展之路,並不平坦。

              “福不雙至,禍不單行”這句話最近用在網易身上似乎再合適不過了。繼網易雲音樂被各大應用商店下架後,被寄予厚望的網易電商最近也被爆出了盈利不給力、裁員、賣假貨等各種負面。

              不計網易雲音樂、網易LOFTER等APP裏內嵌的電商板塊,網易獨立的電商業務平台主要有網易嚴選和網易考拉海購,前者是精選電商平台,後者是跨境電商平台。根據公開數據,2018年包括網易嚴選和網易考拉海購在內的電商業務共實現營收192億元,雖然同比上漲64%,但是相比2016、2017年275%、160%的增長率,2018年增長率卻出現了大幅下降,反映出網易電商業務增速的大幅放緩。

              从电商业绩放眼到网易的整体业绩,表现也是乏善可陈。继2017年净利润增速首次出现负增长后,2018年网易的总体毛利率继续下滑至42%,與2015年的业绩水平相当。缩短时间线,看2018年Q4的数据,网易电商业务收入为66.8亿,毛利润不到3亿,毛利润率仅4.5%。

              伴隨著業績下滑的還有接連不斷的負面糾紛。比如今年年初網易考拉的加拿大鵝假貨事件以及雅詩蘭黛訴網易考拉侵害商標權事件,另外年初網易嚴選的裁員事件,似乎也印證了網易電商業務的增長乏力。

              居高不下的運營成本是拖累網易電商的一大罪魁禍首。相比網易曾經的“搖錢樹”——遊戲的運營成本結構(人員薪酬、帶寬、版權購置以及支付許可費等),電商平台除了人員薪酬、帶寬這幾項基礎運營成本外,還增加了商品采購、倉儲、物流等成本支出。

              從網易嚴選來看,雖然其從創辦之初就通過ODM來獲取産品質量和價格上的優勢,在早期確實也因爲SKU比較單一,又是直接對接上遊工廠,沒有中間商賺差價,所以在發展之初確實獲得了不錯的毛利。但是後來隨著發展的提速、團隊的急速擴張以及SKU品類的增多,就對平台在選品、采購、品控、供應鏈等方方面面的成本控制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後期網易嚴選在精細化運營管理規劃上的欠缺,導致了高庫存積壓,只能通過頻繁的打折促銷來拉動銷售,最終就推高了整個平台的運營成本。

              再看網易考拉海購,從創立之初考拉海購堅持的就是純自營直采的模式,即所有商品都由考拉海購團隊在全球以批發價買貨,然後再賣給消費者。在物流配送上,考拉海購一直都堅持“自營倉儲”,即在海外和國內保稅區不斷發展其自建倉庫。

              這種純自營模式雖然能在一定程度上保證産品的質量、服務以及價格,但是也給考拉海購造成了包括商品進配、倉儲物流以及品牌授權等在內的沈重成本壓力。自營商品的利潤主要來源于産品價差,如果無法持續提升交易規模,那麽自營商品的議價能力就很弱,盈利也就比較困難。雖然後期考拉也引入了部分第三方商家,但是一旦在第三方商家的篩選上有所疏忽,就會持續發生像假貨、侵權之類的糾紛。

              抛开内部运营不说,从外部竞争环境来看,在精品电商领域,环伺着淘宝心选、京东京造、小米有品、苏宁极物等等的友商,而在跨境电商领域,则有天猫国际、小红书、唯品国际、海囤全球等的虎视眈眈。網易的電商發展之路,並不平坦。

              網站編輯: 王滿華

              0

              第一時間獲取股權投資行業新鮮資訊和深度商業分析,請在微信公衆賬號中搜索投中網,或用手機掃描左側二維碼,即可獲得投中網每日精華內容推送。

              發表評論

               / 200

              全部評論

              —— 沒有更多評論了 ——
              —— 沒有更多評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