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2ic84"></form>

<address id="2ic84"><listing id="2ic84"><meter id="2ic84"></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2ic84"></em>

        <form id="2ic84"></form>

          
          

              投中网
              搜索 尋求報道
              登錄 | 注冊
              投稿

              Alexa未死,智能語音已涼?

              The Information   |   曹玮钰 编译
              2019-07-13 10:37:54

              很多人曾預測,Alexa會引發一場撼動行業的革命,但到目前爲止,革命尚未發生。

              2016年,亞馬遜推出了語音助手Alexa,整個科技圈爲之震動。然而在短暫的狂歡過後,智能語音的發展很快遭遇了瓶頸,在多個應用場景中紛紛折戟。

              硅谷著名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和亚马逊内部员工,分析了Alexa的业务轨迹和当前的现实问题,并就智能语音行业的未来进行了探讨。

              以下是譯文:

              2016年,亞馬遜推出了語音助手Alexa,席卷了整個科技圈。

              Uber抓住了這個機會,讓人們可以用簡單的指令叫車:“Alexa,讓Uber叫個車。” 

              但三年以後,Uber每天只能通過Alexa接到幾百個訂單,相比Uber每天1500多萬次的出行量,這才不到0.002%。

              過去幾年,亞馬遜一直在鼓勵人們用Alexa做所有事情;不少企業也嘗試把Alexa潛入到自己的産品中;媒體也跟著造勢——2016年美國科技雜志《連線》曾報道,“語音是下一個大平台,Alexa將會稱霸”。

              有不少人曾預測,Alexa會引發一場撼動行業的革命,但到目前爲止,這還沒發生。Alexa設備在放音樂、查天氣和一些簡單任務層面很受歡迎,但在一些更有野心的用武之地——比如家居場景下控制聯網設備,訪問和購買互聯網服務——似乎沒什麽大動靜。

              Alexa前團隊成員AlexSpinelli說,“當時我們非常激動,認爲人們用語音可以做一切事情…但是後來,Alexa基本就停留在娛樂、音樂和計時這些功能上了”。

              亚马逊还推出过一项Alexa for Business服务,鼓励人们在工作场景使用Alexa语音助手——公司支付费用后,可以在會議室等办公场景中用智能音箱Echo办公。但据知情人士透露,该项目当前处于苦苦挣扎的状态,去年的营收还不到30万美元。

              不管怎样,亚马逊对Alexa的乐观态度是丝毫不减的。Alexa的副总裁、负责智能家居的丹尼尔·劳什(Daniel Rausch)表示,2019年上半年,Echo的销量比任何年份上半年的销量都要高,亚马逊也对其功能进行了大幅拓展。亚马逊表示,自2014年Echo面市以来,Alexa设备的销量已经超过了1亿台。

              丹尼爾表示,“我們絕對處于一個偉大事件的開端…Alexa剛問世的時候,只能做13件事,兩只手基本數得過來。現在Alexa可以做幾百萬件事。”

              智能家居的“大腦”

              关于Alexa和其它的数字助手,人们设想了很多种可能性,其中最令人兴奋的是,Alex可以成为“智能家居”的大脑。有了这样一个中枢,人们可以下达指令,打开或关闭连了wi-fi的灯、房门和自动喷水系统等。这些设备的制造商们也投入了大量资源,使产品與Alexa或GoogleAsistant(谷歌的语音助手)兼容。

              但有些人發現,人們的需求並不如預期那麽大。

              “我还没有听到市场上会有很多消费者说,如果某个产品不支持谷歌或者Alexa,他们就不买。对于很小一部分人来说,语音助手是个不错的功能…但它还不是一个大众产品”,Resideo的首席创新官Niccolode Masi表示(Resido是一家联网恒温器、安保系统的制造公司)。

              有一些公司已將Alexa直接嵌入自家的産品中。去年1月,廚衛設備制造商科勒(Kohler)推出一款起價8000美元、支持Alexa的衛生間,配有可以語音控制的音箱和燈,計劃于2020年開售。Alexa也被嵌入鏡子當中,這款鏡子售價1465美元。根據網上的産品介紹,這款鏡子可以調節光線,直至梳洗所需的理想亮度,也可以播放音樂,播報天氣,講笑話等等。但了解科勒銷售數據的人表示,市場對這款鏡子的早期需求低于預期。

              除了科勒,还有一家联网门锁制造商August Home,早在2016年,这家公司就首次推出了兼容Alexa的产品,但是只有不到10%的顾客会使用这类产品。

              Alexa的副總裁丹尼爾表示,去年亞馬遜智能家居産品的銷售額同比增長了45%,許多設備都可以由Alexa控制。有數百萬Alexa用戶設定了亞馬遜的“日程”功能,Alexa可以根據簡單的指令,自動完成一系列的任務。比如,人們可以設置成對Alexa說“早上好”,Alexa就會開燈、打開咖啡壺和播放新聞。

              爲了讓Alexa能更好地執行一些複雜的任務,亞馬遜還推出了一項名爲“預感”的功能,目的是爲用戶提供一些有用的建議。丹尼爾介紹道,“你可以在晚上用Alexa設定鬧鍾,說‘Alexa,定一個明早6點的鬧鍾’,這時Alexa會告訴你,‘順便說一下,地下室的燈還亮著,要我把它關掉嗎?”。

              購物、辦公、酒店場景,Alexa均遇冷

              亞馬遜曾表示,通過Echo銷售進行盈利並不是公司的目標,但也從未明確表示打算如何通過Alexa賺錢。亞馬遜是一家互聯網零售巨頭,語音購物似乎是最自然的可能性之一。去年,OC&C戰略咨詢公司曾預測,到2022年,語音購物每年能達到400億美元的銷售額。

              但是到目前爲止,很少有人使用Alexa購物。TheInformation去年曾報道,2018年上半年,只有2%的用戶曾使用Alexa設備來網購,並且幾乎沒人會再次用Alexa買東西。

              Melissa Burdick是一家名为Pacvue公司(Pacvue为客戶提供有关亚马逊广告的建议)的总裁,它之前也在亚马逊做零售经理。关于零售商让购物者用Alexa购物,Melissa对这么做的价值表示怀疑:“花费了大量资金,只得到一个负的投资回报率…没人在这么购物。”

              兩位知情人士表示,亞馬遜已經爲Alexa調整了購物相關的目標。亞馬遜並不是試圖說服用戶用Alexa買東西,而是鼓勵人們通過語音指令把商品添加到購物清單,並在手機和電腦上接受訂單的送貨通知。

              亞馬遜發言人表示,Alexa用戶中有三分之一會“定期使用購物功能”,來購買、重新訂購商品、建立購物清單並詢問有關産品的問題。

              不止语音购物上遇冷,亚马逊的Alexa for Business计划也面临一些障碍,比如客戶的安全和隐私以及功能方面的问题,两位知情人士透露。

              一年多之前,强生曾在公司开展试点项目,在公司的會議室和办公桌放置Alexa设备。但几个月后,强生担心设备周围的谈话内容会被传送到亚马逊,出于安全的考虑,强生移除了Alexa设备。对此强生不予置评。

              CNBC去年11月曾报道,Alexa for Business早期的合作夥伴WeWork(美国共享办公),在试用了两个月后就叫停了相关的技术测试。WeWork的发言人拒绝就本文内容發表評論。

              亚马逊的发言人表示,Alexa for Business还处在初期阶段,但到目前为止,客戶反馈都很不错。而且亚马逊正與Polycom等會議室设备制造商合作,会将Alexa置入到他们的产品中。

              此外,Alexa还與连锁酒店开展合作,推出了“Alexafor Hospitality”项目。合作酒店的房间里放置了亚马逊Echo音箱,住客不用打电话,就可以呼叫客房服务、放音乐、联系前台。但根据TravelWeekly报道,在二月份举办的酒店大会中,美国的最佳西方(Best Western)酒店管理集团的首席执行官DavidKong表示,大多数住客会担心个人隐私,所以在进入房间后就会关掉Echo,很少有住客会使用这些设备。他住酒店时也会这么做。对此,最佳西方的发言人表示,公司对Alexa不予置评,CEO也不接受采访。

              不過丹尼爾相信,Alexa會是一門不錯的業務。

              他說:“我們相信,Alexa可以真正爲客戶解決問題…我們完全專注在這上面,也知道業務問題可以迎刃而解。”

              Alexa團隊規模激增,內部分工存在混亂

              近年來,亞馬遜內部的Alexa團隊規模飛速增長,並仍在火速招聘中。目前Alexa團隊已經有超過一萬名員工,仍有1500個相關職位空缺。

              其中一些員工的工作很瑣碎,比如確保Alexa正確解讀用戶的指令,如果Alexa出現理解錯誤,員工得手動添加單詞或短語。一位亞馬遜前員工說,幾年前,亞馬遜的員工要教Alexa區分一些同音的詞條,比如“youtoo”(你也是),和“U2”(愛爾蘭搖滾樂隊)。

              幾位亞馬遜前員工說,Alexa團隊規模快速擴張,有時也會引發各部門之間的職責混亂。另一位前亞馬遜工程師也表示,在Alexa發展初期,服務器經常出現崩潰的情況。

              亚马逊的新项目保密制也会导致时间上的浪费。亚马逊内部有一个小组,专门进行Alexa的对话训练。为了加快Alexa的学习进程,小组花了一年时间开发出一款内部使用的人工智能工具。据知情人士透露,去年秋天,这个小组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亚马逊的云计算部门(AmazonWeb Services)宣布开发出了一款类似的工具,名为SageMaker。

              一位前亞馬遜員工,把Alexa比做一道菜——這道菜由許多位廚師一起准備,結果“串味”了。 “10個不同的業務團隊分別負責香腸的其中一小塊,他們都認爲關鍵食材是不同的,有人認爲是牛肚,有人認爲是雞肉,更多的人說是牛肉…于是自始至終,沒有人可以有一根完整的香腸。”

              當被問及Alexa面臨的挑戰時,亞馬遜不予置評。

              智能語音行業,是否未來可期?

              十幾年前,智能手機的出現引發了科技史上最矚目的一次創業大潮。如果沒有移動設備,Uber、Facebook和Snapchat可能只是幾家小公司,也可能根本不存在。

              但是在语音行业,很难找到类似的成功例子。位于西雅图的公司PioneerSquare Labs(科技企业孵化器)的常务董事Greg Gottesman说:“那些应用了Alexa和Google的语音App,都没实现有意义的进展…我想不出那些创业公司在Alexa这类平台上能有什么突破性进展。”

              Alexa副總裁丹尼爾認爲,對于智能家居設備制造商來說,Alexa的發展是一個利好。他舉例提到了一家名爲的WyzeLabs的公司,這家公司出售支持Alexa的智能家居攝影機,售價只要19.99美元。亞馬遜還設立了Alexa基金,向專注語音的初創公司投入高達2億美元的資金。

              其中一家获得亚马逊投资的初创公司Nucleus,在2016年推出了一款支持Alexa的家庭对讲机,但在一年半后,亚马逊也发布了一款类似产品,名为EchoShow,之后Nucleus便與亚马逊分道扬镳。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JonathanFrankel表示,公司后来改做另一款设备,旨在帮助看护人员检查家中老人的状况。

              Jonathan Frankel说,新设备不支持Alexa或其它的语音助手,而是通过屏幕上的文字消息来实现交流的。他认为,指望老年人们掌握语音指令是不大现实的,这事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

              “关于老年人用品,探讨不在少数,但我认为大家的“自嗨”远远超过了产品的实用性... 大多数90多岁的老人不会记得说‘嘿,Alexa’,或者’好的,谷歌’,他们很难用10个字的语音指令得到自己想要的。”


              網站編輯: 齊岩

              0

              第一時間獲取股權投資行業新鮮資訊和深度商業分析,請在微信公衆賬號中搜索投中網,或用手機掃描左側二維碼,即可獲得投中網每日精華內容推送。

              發表評論

               / 200

              全部評論

              —— 沒有更多評論了 ——
              —— 沒有更多評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