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2ic84"></form>

<address id="2ic84"><listing id="2ic84"><meter id="2ic84"></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2ic84"></em>

        <form id="2ic84"></form>

          
          

              投中网
              搜索 尋求報道
              登錄 | 注冊
              投稿

              超級大腦“暴走”BAT

              全天候科技   |   舒虹
              2019-07-15 08:26:44

              2019年,不斷有首席科學家和AI“大牛”從BAT離開或“轉會”。這些“超級大腦”曾是互聯網公司炙手可熱的追逐對象,但如何長久留住並用好他們,卻是另一個重要課題。

              6年前的夏天,闵萬裏離開美國加州山景城,坐上回中國的班機。等待著他的是“阿裏雲人工智能首席科學家”的新身份和一段職業旅程的開始。

              闵萬裏畢業于著名的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少年班,後赴美留學,獲得芝加哥大學物理學碩士、統計學博士學位。加入阿裏前,他先後在IBM、Google工作。

              闵萬裏曾覺得阿裏會是其職業生涯的頂點,直到6年後,一封告別信在阿裏內網傳開。

              6月21日晚,花名“山景”的闵萬裏確認從阿裏離職,將創辦一只風投基金。“山景路還留在杭州雲棲小鎮,而山景開始追尋雲和遠方。”闵萬裏在告別信中說。

              2019年,不断有首席科学家或AI“大牛”从BAT等互联网公司离开或“转会”:1月初,腾讯AI Lab负责人张潼离开腾讯回归学术界,后出任创新工场科研合伙人,彼时距离张潼加入腾讯不到两年;6月,360集团副总裁、首席科学家和AI研究院院长颜水成离职,加盟人工智能企业依图科技。

              2017年10月阿裏高調成立達摩院後,達摩院14個實驗室中,已有決策智能實驗室負責人朱勝火、視覺實驗室負責人任小楓相繼離職。

              過去幾年,這些在學術界有所成就的科學家和科研人員是互聯網公司炙手可熱的追逐對象。在互聯網下半場由模式創新轉向技術創新的途中,如何用好這些“超級大腦”並長久地留住他們,成爲企業的重要命題。

              1 走出实验室

              王剛博士還在學術界時,就對技術的商業化和落地很感興趣。在加入阿裏巴巴人工智能實驗室任首席科學家前,他是南洋理工大學終身教授、深度學習領域的專家。

              但王剛也意識到,人工智能要實現商業化,大數據和可落地的應用場景是不可缺少的條件。

              人工智能通常需要龐大的數據量訓練機器,即使科學家找到了最牛的算法,如果沒有大數據支持,相當于紙上談兵。而互聯網巨頭們經過多年的跑馬圈地,恰好憑借消費互聯網獲得了大量的數據,並搭建了強大的雲計算能力。

              于是,走出實驗室、擁抱互聯網成了科學家們顯而易見的選擇。

              對于BAT來說,這些“超級大腦”們價值不菲。

              “企業界要從學術界挖人,通常需要開出好幾倍的薪資待遇,否則沒人願意放棄教職的鐵飯碗。”一位互聯網行業獵頭表示。據他了解,互聯網公司重點科研人員年薪在百萬元以上的不在少數,不僅是海外留學的學術界精英,不少國內高校的專家學者也是獵頭們競相追逐的對象。

              在騰訊一位基礎研發人員看來,互聯網公司開始注重基礎研發人才,是從雲計算的崛起開始的,互聯網的競賽已經全面進入到了ABC(AI+Bigdata+Cloud)時代。

              去年“930”组织架构调整后,腾讯大多数的实验室组织被收归于云與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和技术工程事业群(TEG),肩负产业互联网重任的CSIG成为腾讯拥有最多科学家的事业群,其中不乏T5(职级)科学家。

              据了解,腾讯对T5级别专家的评定标准极其严苛:他们不仅要是各自领域公认的资深专家,还需要有足够的战略眼光参與公司重大领域和项目。按照腾讯今年6月改革前的职级体系,T5科学家极其稀缺,一般员工达到T3级别,已是人才市场上的重要挖角对象。

              目前,CSIG内部设置了科恩、玄武、量子等各种名目神秘的实验室。全天候科技从腾讯内部获悉,关于安全技术研究和安全攻防体系的搭建,其中不少项目與腾讯云的安全能力有关。

              對于一個技術型公司來說,首席科學家是一個重要崗位,其價值在于爲公司確定正確的技術研究方向,把握團隊的前進思路。此外,“超級大腦”帶來的人才向心力也至關重要。

              據悉,原爲香港中文大學終身教授的賈佳亞加入騰訊後,許多高端研發人才也紛紛將目光投向互聯網公司,不少博士生在面試時甚至直截了當表示:想跟著賈佳亞做事情、學東西。

              很快,賈佳亞就爲騰訊優圖實驗室建立起了幾十人的博士團隊,此外在全球高校還不乏在讀的碩士、博士生希望加入到優圖實驗室中短期的科研項目中。

              不過,如何長久地留住人才仍是最大的難題。

              互聯網公司科學家的頻繁出走,以百度爲首。近年,百度研究院高層的頻繁出走讓百度有了一個新的名號——人工智能黃埔軍校。在百度前首席科學家吳恩達離開兩年後,關于他的消息還時常見諸各大科技媒體頭條。

              对于科学家及科研人员的高流动性,有互联网从业人士对全天候科技分析,主要與每个公司各阶段技术研发的方向和需求有关。比如有的公司在某段时间急需计算机视觉方面的技术,会设立项目组进行集中研发,但进入商业化或不再需要进一步的技术支持时,企业的人才梯队方向便会转移,从而造成人员的离职。

              上述人士强调,首席科学家的“出走”也不一定意味着商业化或科研尝试的失败,與普通业务一样,实验室人员與组织架构的调整属于正常现象。

              2 商业化是根本

              張勝譽加入騰訊量子實驗室時,連他本人也不確定有生之年能否看到量子計算的應用。

              尽管现阶段人类距离量子计算的商业化尚远,行业内甚至没有人能精确预言量子计算的未来,外界对于这一神秘领域的商业炒作却愈发火热,各类與之搭上边的创业项目都能轻易融到钱。

              “這是一個可能持續十年、二十年的事業。”2017年底還是香港中文大學計算機系副教授時,張勝譽就曾明確告訴騰訊,量子計算的未來不可估量,但需要充分的耐心和投入,希望商業公司審慎對待。彼時,張勝譽在量子計算領域已經做了十幾年的研究。

              “有些技术可能持续投入十年也不见得有商业化的可能,但这不代表腾讯不该投入。”一位曾與量子实验室有过业务接触的腾讯人士称,腾讯布局量子计算,是因为需要在这一领域始终掌握着第一手的信息,并逐渐摸索出自己的方向。

              例如,張勝譽曾在接受采訪時表示,量子實驗室目前在化學領域已經開始布局,可能會對傳統藥企、化工企業的研發起到很大的幫助。騰訊正在想辦法在騰訊雲上將這一能力對企業進行開放,也許會以雲産品的形式進行發布。

              在学术界,曾存在不少與企业界对立的声音:科研需要长期的投入,是一笔高风险系数的投资,但商业化公司是需要背负商业梦想的。不少学科带头人来到BAT后的使命是:一手前沿科研,一手反哺业务。

              例如,率先布局AI的百度各大事業群早已將思路轉變爲"先場景後AI",將人工智能納入到商業模式的整體規劃,用于賦能其他業務,提升成本效益,找到新的增長點。

              而對阿裏來說,商業一直是根本,人工智能本質上是爲商業生態賦能的工具。

              2017年和2018年雲棲大會期間,阿裏分別成立達摩院和平頭哥半導體有限公司。前者主要進行基礎科學和顛覆式技術創新研究,是承載“NASA計劃”落地的實體組織;後者正在開發專用于圖像視頻分析、機器學習等AI推理計算的神經網絡芯片Ali-NPU。

              全天候科技了解到,對于阿裏的一些實驗室來說,一開始就是明確要進行商業化的,比如達摩院設有金融科技實驗室、交通實驗室,明確是爲金融、無人駕駛、無人物流等商業機會服務的。而如今,無論是零售、金融、物流、企業服務還是城市大腦,無論是商品推薦、客服、海報制作還是送貨機器人,在阿裏巴巴的各項業務中,隨處能看到人工智能的應用。

              即便達摩院也要背盈利指標。一位剛從達摩院轉崗的阿裏員工稱,“馬老師(馬雲)從達摩院成立第一天就說要自負盈虧,不能光‘劃水’。”

              去年11月,阿里AI Lab从达摩院拆出,进入集团创新业务群,直接向CEO张勇汇报。阿里AI Lab虽然名为人工智能实验室,但实际是业务部门,主要负责阿里智能音箱业务天猫精灵。据悉,今年张勇在邮件中提及人工智能实验室时,甚至直接用“天猫精灵”代替。

              不僅僅是BAT,即便是注重基礎研發的華爲,技術的商業化導向也很強。據一位華爲運營商業務員工表示,華爲是KPI導向非常強的公司,每個人都要背指標,一個技術做出來之後能不能用,還要看公司當下階段的戰略。

              科学家希望用更长的探索周期来实现技术與产业的结合,但在企业的高投入下,快速商业化才是根本。

              达摩院成立时,阿里曾宣布未来3年投入1000亿元用于研发前沿科技。据了解,腾讯AI Lab成立之初,其口号也不是做业务,而是基础研究和技术积累。

              但近兩年,巨頭們的陣線均有所收縮。在高投入不可持續的情況下,有些長期不能投入應用的項目會被砍掉,人力成本也會縮減。

              2018年後,狂飙突進了三四年之久的人工智能行業開始面臨商業化落地等現實問題。有第三方機構報告指出,由于無法找到真正可持續的、可規模化的應用場景,將技術産品化和商業化,目前90%的AI企業都處于虧損,絕大多數企業年營業收入不足兩億。

              英诺天使基金合伙人周全甚至认为,人工智能泡沫将会在 2019 年破裂,一些没有造血能力、没有落地场景、没有收入的人工智能公司会首当其冲。

              資本也變得更加謹慎。正如曠視科技副總裁謝鵬對媒體稱:“從去年開始,所有的資本都會問,如何變現?”

              3 技术创新路漫漫

              在大學做科研工作的王遙還記得,“大神”張潼離職時,曾在圈子內引發過一場小的討論。不少表達者認爲:人工智能在企業內部落地應用比想象中還要難,創新所遭遇的“抵制”,比想象的還要大。

              关键问题在于,科研文化與互联网企业的产品、工程师文化并不能完全兼容。例如,人工智能需要庞大的数据量训练机器,最终才能验证算法是否跑得通,而在企业内部,数据共享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

              “有些企業內部對于業務數據,特別是轉化數據、用戶數據,本身就有嚴格的規定。業務部門之間尚不能共享,一般也不會輕易給Lab(實驗室)。”王遙指出。

              此前,也有媒體報道援引知情人士稱,百度人工智能表面風光,實際上搜索的數據根本不向百度研究院開放。做人工智能這波都是海歸精英,跟搜索那邊完全是兩種風格,兩方之間沒有多少默契。

              在數據難以共享的情況下,人工智能實驗室基本是巧婦難爲無米之炊。對于以發論文爲生、走學術道路的科研人員來說,“這些也不是什麽特別好的、或能引領某個方向的有巨大突破的論文主題”,王遙說。此外,有些科學家不僅要負責技術的方向和很多研發項目,還要涉及運營當中公司面臨的諸多問題。

              互聯網企業內部的資源分配過程是動態競爭的,並不是誰都願意爲創新支付成本。

              王遙告訴全天候科技,在互聯網公司內部,研究成果何時落地、商業化是否成功講求天時地利。“對于業務對接員工來說,把深度學習的算法包裹在産品端原有算法裏,分不清功勞算誰的;如果做了一段時間,發現GMV沒漲,甚至還跌了,那年底績效評估怎麽寫?”

              近十年,在中國互聯網發展的黃金時期,商業模式創新概念層出不窮,電商、O2O、社交社群、互聯網金融、智能硬件、移動互聯網、在線旅遊、網約車、共享單車、在線視頻音樂、直播、短視頻、共享充電寶、大數據、雲計算……風口一個接一個。

              但可以肯定的是,互聯網的拐點已經來臨,流量紅利期基本結束,獲客成本上升,基于模式創新的互聯網巨頭以規模換利潤的玩法越來越艱難。

              去年10月,馬化騰深夜在知乎提問:“未來十年哪些基礎科學突破會影響互聯網科技産業?産業互聯網和消費互聯網融合創新,會帶來哪些改變?”可以看出,國內的互聯網巨頭早已覺醒,過往跟隨式的創新已被摒棄,技術原創能力才能決定企業的未來。

              然而,技術創新仍然長路漫漫。

              以人工智能領域發力最多、最爲激進的百度爲例,早在2013年,百度的人工智能就已真正落地,成立深度學習研究院;2014年又在矽谷成立人工智能實驗室,由吳恩達帶領落地了百度大腦項目。

              在2016年百度世界大會上,李彥宏說,人工智能是移動互聯網的下一幕,也將成爲百度核心中的核心。

              現在,百度對自己的定義已不再是一家互聯網公司,而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而百度主打人工智能技術,也已經在搜索、地圖、導航、互聯網金融等現有業務板塊上得以運用。

              但無論從業務還是市值來看,百度仍面臨艱難挑戰,正如7月3日在2019年百度AI開發者大會上被澆了一頭冷水的李彥宏即興調侃:發展AI的路上就是會遇到各種挫折。

              但我們也不該因爲業界某些公司的一些人員變化和組織結構調整就動搖了對技術創新的信心。

              幾年前,有人在知乎上發起了這樣一個問題:“當你的能力處在你所在行業的頂端或前端時,是一種什麽樣的體驗?”其中,一個網名“tombkeeper”的答主、也就是如今騰訊玄武實驗室的負責人于旸給出的答案獲得了271個贊,位居第一。

              他的回答是:藝無止境,誠惶誠恐。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王遙爲化名)

              網站編輯: 齊岩

              0

              第一時間獲取股權投資行業新鮮資訊和深度商業分析,請在微信公衆賬號中搜索投中網,或用手機掃描左側二維碼,即可獲得投中網每日精華內容推送。

              發表評論

               / 200

              全部評論

              —— 沒有更多評論了 ——
              —— 沒有更多評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