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2ic84"></form>

<address id="2ic84"><listing id="2ic84"><meter id="2ic84"></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2ic84"></em>

        <form id="2ic84"></form>

          
          

              投中网
              搜索 尋求報道
              登錄 | 注冊
              投稿

              阿米巴王東晖:在暗夜裏仰望星空

              獵雲網   |   林木
              2019-07-02 14:04:21

              在講述投資教訓時,王東晖先生向來言簡意赅。“投科技企業,我很少投給資源型的”。沒有人知道這條規則來自何處。如果你還想繼續追問,他會用更簡短的話語回複你,“我曾在...

              在講述投資教訓時,王東晖先生向來言簡意赅。“投科技企業,我很少投給資源型的”。

              沒有人知道這條規則來自何處。如果你還想繼續追問,他會用更簡短的話語回複你,“我曾在這件事上吃過虧。”如果你還想進一步挖出更多的前因後果,他則甩出結論,幹脆地結束這個話題。“創業,需要的是能做無米之炊的人。”

              5月上旬,在北京丽思卡尔顿酒店一楼,阿米巴资本创始人王东晖接受獵雲網的采访。他一头银发,给人一种商业精英的印象:自律克制、精于计算、从容自矜。

              在與王东晖的谈话中,控制感是一个微微敏感的话题。事实上,他对被投企业的管理,极少插手,却依旧会让一些年轻的创业者,倍感压力。当然,他也迫切地愿意为这些被选出的强人,搭建出一个更新更大的舞台。

              如今,王東晖在阿米巴資本已經度過了他的第九個年頭,對于這家機構來說,它仿佛再次回到了某種意義上的“原點”。在它的第一期基金裏,它最早介入移動互聯網,在它的第二期基金裏,開始更多擁抱企業SASS。而現在,王東晖則喜歡說,如果阿米巴每期沒有投中幾個獨角獸,對他而言,是根本算不得成功的。

              天使投资,比拼的是克制與守纪

              失誤,多是在識人環節出了問題。

              王東晖至今也會承認,自己依然會有看走眼的時刻。但他選擇把這些經驗分享給同伴。阿米巴的員工們都收到過他發出來的內部郵件,題目是,《我們到底應該怎樣投案子?》──准確地說,它的內容更像是,這位創始人在告訴大家,《我們不應該投什麽樣的創始人》。

              在企業漫長的成長過程中,早期投資(天使投資人)的角色既重要又脆弱。有時他們面對的,可能只是一張只有幾頁紙BP。毫不誇張地說,在運營數據還未跑出前,能否找到優秀創業者,幾乎決定了這家成立了9年,定位于早期科技投資機構的命運。

              自2011年成立以來,阿米巴資本畫出了一條陡峭的成長曲線。如今,這家機構已經服務過超過130多家的公司。它的一期基金共投資了36個項目,産生20多倍回報,還成功捕獲過蘑菇街、快的/滴滴獨角獸,二期也捕獲了威馬汽車、藥幫忙和聚水潭等獨角獸。

              但阿米巴依舊面臨著戰略升級。伴隨著投資TMT皆大歡喜的時代結束,這家機構的合夥人們需要再一次心有余悸地,從另一個更高的角度俯視自己:這包括,在大機構贏者通吃的時代,一家輕量級的天使投資機構,應該如何做決策?以及,不錯失正確的賽道?

              它比拼的是人性的克制與守纪。

              几个合伙人很快达成了共识。王东晖说,“更大,意味着更大的责任,首先你要先问问自己,你能创造那么多回报吗?”显然,比起做大,他们更愿意将合伙人與LP的风险和利益,紧紧捆绑在一起。阿米巴成立至今,合伙人们依旧投入着相当比例的自持资金,“在你投出的每一块钱里,如果有一相当一部分是你自己的钱,你一定会比较谨慎。”

              在接受獵雲網采访时,他阐述了自己的理由。“早期基金是有天花板的,它本来就是一个小团队,并不是你规模越大,回报就会越高,因为它能够消耗的钱就那么多。”

              但如果把這件事在往裏深究,其實還能隱晦地看到一些出于個人的某種價值取向:王東晖很直接地解釋了這背後的緣由:“在這個行業,阿米巴喜歡把一個3個億的基金,做成七倍,而不想去做一個兩倍的十個億的基金。想法不一樣。”

              阿米巴是王东晖一生中最爱,最珍视的舞台,但他并不打算为虚的声名,违背自己的意愿。在獵雲網的采访过程中,他说,在2011年,创办阿米巴之初心就是成就和归属感。

              “比起賺管理費,我可能更喜歡自己沖鋒陷陣的成就感。”

              經曆兩年的一場拍拖

              2015年初,在結束了美國Blackboard的全球副總裁職業生涯後,周林博士迫不及待地約見了王東晖,他興奮地告訴王東晖自己的計劃-----收購Blackboard中國區的業務,這也是全球最大的網絡教學平台提供商之一。

              這是過去三年裏他們第十幾次深談了。

              周林博士,是投資人最愛的跨領域全才,同時精通技術跟營銷。“最開始,我只是想先把這件事做起來,我甚至都沒有想到應該去找投資人”。直到王東晖告訴他,“你別找別人了。你要做的這件事,就是個百億級別的生意。”

              做为一个曾在美国创过三次业的创业者,儒商气十足的周林,曾经與美国的VC见过面。他感觉,这些来自硅谷的商业精英们,一直出于慢条斯理的状态,“有点保守,风格很Baker。”回国创业后,他也陆续與一些中国投资机构打过交道,“王东晖真的算是非常Gentleman了,我是真见过Tough的那种。” 他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的大腿,“那是真的可能会把脚放在桌子上的那种。”

              “坦白講,我第一次見他時,我的感覺是,我在美國一直在做這個事情,這個事肯定能成,但是對于這個事,到底是做多大?我是沒有清晰的概念的。但是王東晖一上來,就告訴我,你在做一件非常巨大無比的事情,你知道嗎?我是在後來做事的時候,才漸漸體會出,原來他說的要有遠見得多。”

              這是一個極速爆發的時代,如果一個投資人整日處于追逐快速起效的狀態下,基本不會有興趣考慮“這個行業是否真的能給社會帶來效率”。但王東晖不願意這樣,在他看來,風口只有在成爲風口之前才是有可能的,一旦熱起來,價值立即高估,風險是巨大的。

              曉羊教育,既屬于教育,也屬于SAAS。都是風投眼裏比較慢的賽道。2014年,阿米巴決心把投資重點放在企業服務賽道。王東晖說,“但凡商業上不産生強大效率提升的項目,都是僞創新。”

              2015年,等了三年的王东晖,终于在时机成熟后,为晓羊教育注入了1700万。如今,晓羊已经完成了数千万元A2轮融资,成为K12 校园SAAS的领头羊。

              從創業者的角度,王東晖是一名名副其實的“天使”。簽約時,周林記得王東晖對自己說過的一句話。“如果是讓我們來給你們做投資的話,肯定是你們來拿大頭,如果我們想要控制,你們哪裏還有動力做事情。”

              这句话让周林很有感触,“太难得。”他认为,自己遇到了一个即便是谈生意,也能站在对方立场,把合作與利益,想得非常清楚的那种人。

              在王東晖看來,天使投資人應該尊重創始人對企業的絕對控制權,因爲“如果你遇到好的創業者,你根本不用糾結,而一旦你遇到那些不成功的公司,你就是花再多時間,都沒有效果。”

              但王東晖會將自己的判斷,累計的人脈全部提供給被投公司。曉羊教育在A輪融資時,曾遇過極大的困難,“當時很多機構都在觀望,擔心新高考改革政策,會不會變,而東晖卻在我低谷時,幫我約見了所有的投資機構。”

              在周林看来,王东晖是一个在早期宁愿愿意冒着颗粒无收的风险,也肯用真金白银来支持自己的人。“有一次,我制定年度计划,曾问他,要不要在我们未来不确定的时候,做一个收紧计划,可东晖却说,不要,就按照原计划上。他说,如果到时候实在不行,可以给我一个bridge loan,这句话,让我心里顿时就有了底。”

              在王東晖自己看來,在性格上,天使投資人本身必須得是一個等得起,輸得起的人。“人們喜歡賺錢這件事從來沒有毛病。只是我們在用不同的標准去定義回報。我們阿米巴希望大家能賺到錢,而且是賺大錢,只是它的周期、時間可能會比較長。我希望和我們一起做事的人,都能明白這點。但我不能幫LP賺快錢。我承諾不了這個。”

              賞內核硬的人

              在進入投資圈之前,王東晖曾是金山軟件的首席財務官,這也是他職業經曆中重要的一段。

              2017年,雷軍離開金山的時候,兩個人的溝通特別多。討論的話題多和早期投資有關。“我的一些招數,都是雷總給的啓發,比如爲什麽要選連續創業者,CEO的帶隊能力,還有,爲什麽要允許別人犯錯。現在看來,他提過的這些經驗,都讓我非常受益。”

              剛剛轉型時,王東晖曾犯過不少錯誤。那時,他孵化過一個教育項目,在一年裏,他會把自己近三分之一的時間,都花費在這件事上。“就是魔怔了,完全不能夠允許項目失敗。”

              一些道理,是他到后来才想明白的。“其实,一家公司的能力就在那。如果我总纠结在一个项目里,其实特别危险。” 王东晖向猎云回忆。

              出人意料,財務出身,對風險因素極其敏感的王東晖,對待投資失誤,卻展現出極豁達和不糾結的一面。“其實只要你知道錯在哪,那就是好事。如果你都不知道錯在哪,那才是最大的問題。”講起他曾經犯過的錯,王東晖並不藏著掖著,坦誠地像是在講別人的笑話。

              “對我來講,如果賺不了十倍的項目都是失敗。它就是一個博傻的東西,如果你沒有定力和耐心,那你怎麽去做?”王東晖說。

              在業務層面,王東晖認爲自己是可以選擇把握的,但在微觀層面,哪家企業最後勝出,他認爲,那更像是一個自由競爭自由淘汰的過程。

              過去,阿米巴的合夥人們一直自帶資源,大家盡量不去掃項目,便投注了陳琪、呂傳偉等人、但隨著業務的擴張,他們必須要從私人朋友圈的信任半徑裏走出,去觸達到更廣大的天地。

              也就是說,在人情和關系不再成爲行業主流的時候,如何辨別出優質創業者的能力,將成爲阿米巴的新挑戰。

              王東晖喜歡那種能接得住自己壓力的人。陳琪是他頗爲欣賞的對象之一。2011年,陳琪剛創辦蘑菇街,就給他留下過極深的印象。王東晖喜歡那些,天生就是要當老大的人。他解釋道,“陳琪是外圓內方,是浙商裏面的典型。”

              他坦言,陈琪的性格,是所有投资人最喜爱的一种性格。“不失控。”这是陈琪與非常多的人打过交道后练就的情商。

              “你知道一個內核不硬的人,是很難把一件事兒,從0到1的做出來。”

              王東晖一直很欣賞那種知道自己要什麽,不隨波逐流的性格。早年,他曾做過管理咨詢,這使得他非常擅長從微小處,直抵事物深處的本質。

              他的團隊說,“王總外表嚴肅,喜歡隨時觀察,但一旦對一些東西非常投入,他就很真誠,其實,對人做事,他帶著某種理想主義。”

              我充分相信人性

              在中國,投資的迅速崛起,伴隨著中國移動互聯網時代的融資紅利。但在去年,中國的投資機構卻遭遇到了募資難,2018年,中國的早期機構共募集到了111支基金,同比下降達24.0%,這正是緣于近幾年,急功近利的資本,所遺留下來的一地泡沫。

              在市場打拼了多年的王東晖記得,自己入行時曾經遇到的種種怪現象:一些有資金的機構,因爲一件事能賺幾倍,馬上急著趕去投注,結果兩年後,這家企業死了。而另外一些創業者,越到後期,就越可能忘記了自己曾經念叨著的“初心”,“整天琢磨著趕緊退出”

              對阿米巴而言,在投注了蘑菇街、快的、威馬汽車等3家獨角獸後,它還投資了二維火、曉羊教育、聚水潭等幾只SAAS領域的獨角獸。----如果說它們有一個相同的點,那就是周期長。

              常常有人會問,阿米巴選擇何其多,爲何要苦苦守在一期長期資金裏?“人們的一種觀點是,價值投資根本不適合新興市場。另外一種是,如果你手裏沒有豐富的現金流,用戶等不起,時間成本也等不起。”但是王東晖說,這兩種解讀,都沒辦法解釋他們爲什麽要去做這一件事。

              王東晖對投資創業定義了一個更大視角:把時間維度拉大,用更高的視角去觀察四周。在大自然界,那些成長期長的生物,壽命往往一定長。

              “一些好的健康企業,它需要的成長期,就必須那麽長。如果你著急去讓它做某些事,它一定物極必反。”王東晖說,“而我的訴求就是,我要求它長大。爲了這一點,我可以忍受我的基金年限長,11年,我可以忍受,我把錢投進去,7年不見錢,8年不見錢。因爲我想要的是一個超級回報,如果我只要求賺些小錢。我幹嘛要創業?在大公司幹得挺好的,說白了,就是一個人,不甘寂寞,想創造一個不一樣的東西,就是不想服從在一個老大手下,就是想展示你自己獨立的個性,創造一個不一樣的價值。”

              年轻时的王东晖,出生在北京的某部队大院,但终身都在渴望脱离自己的羽翼與精神脐带。王东晖曾经向獵雲網感慨:“我大学毕业后,第一个就把我爸妈得罪了,因为当年我跟他们说,我不想穿军装。”

              “你能想象嗎?我們家從小是有周會的,我們家有五個孩子,都要在父母的組織下,去談談你這周都幹了些什麽,你都做錯了哪些東西,你怎麽想的,你怎麽改善?”

              王東晖將這種家庭管理理解爲,“一方面,它培養出來了我不願意呆在體制裏的叛逆心,另一方面,它也給我價值觀留下了一些潛移默化的正面影響,每天進步一點點。它會讓我非常相信,所有的事,都是處在向好的,不斷變化的規律中的。”

              早期大院的生活經曆,給王東晖的性格烙上了一種自信的底色。不隨波逐流,還有幾分強勢。他說自己在看電影《芳華》的時候,一聽到吹號的聲音,就想起了童年,想起換崗的士兵,訓練的戰士。

              “部隊裏的環境,都是相對封閉的,供給體系也和外面不一樣。你會天生覺得,自己和外面的人不一樣。但它又會讓你,非常渴望想知道,外面的世界是個什麽樣。”

              叛逆心让王东晖走出了国门,他曾经在澳大利亚留学期间,曾经做了两个多月的义工,帮当地人募捐,工作内容是,一天要敲一百到两百的门,近似于销售。而那段與不同人打交道的经历,让他第一次发现,这个世界上,还有着许多性格迥异,千奇百怪的人。

              “這個世界上,根本不是都對你友善的人,他們中,有趕你的人,有討厭你的人,有放狗追你的人。那個時候,我第一次意識到,以前我所有覺得驕傲的東西,都變得一文不值,爲了達到目標,你甚至要放棄你的很多東西,甚至是自己。”

              在這段經曆中,王東晖對人性的善良和偏見,同時有了深入的理解,他曾經遇到過一個澳洲老頭,人非常善良,卻完全不了解中國。他記得,那老頭曾經問過他兩個很可笑的問題,一個是中國有基督徒嗎?中國有牛仔褲嗎?

              “那段經曆讓我覺得,溝通真的是非常重要的,建立信任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爲只有這樣,人和人才能達成共識。”

              而在回答如何溝通以及溝通有什麽技巧的時候,王東晖說了一句,真誠是最重要的。即便是人和人之間的觀點不同。“我不喜歡假的東西。”

              直接

              在商業圈,說話直接了當的王東晖,有時難免會讓人感到不適。

              許多商圈的采訪對象選擇永遠臉上保持微笑,哪怕他們心裏在想吐槽某些提問。但王東晖的反應則是,直接指出問題。

              但是有判斷,表達直,卻未必是每一個人都能承受的起的壓力。在看人時,王東晖有著極其挑剔的口味,即便是在和一些履曆高級的高管們交流時,他也會很受不了,一些人將項目表述得極複雜。“效率,是這個世界中最核心的東西。”他扭著頭,皺著眉說,“你肯定得比其它人更能看中看清本質,忽略那些非本質因素的幹擾。其實,越成功的創業者,跟你講的,都是越簡單的道理。但是,有很多人,他的想法就是特別的反效率。”

              “那麽你會選擇直接告訴他們嗎?”

              “爲什麽不呢,不然他們來找我是爲了什麽?”

              回憶此事,王東晖說,更早年時,他說的話,要比現在還要直接,甚至會讓一些創業者,聽到一半就會拂袖而去。周林提到,每當王東晖遇到不喜歡的人時,他其實是會表現出來的。但他覺得,王東晖之所以如此刁鑽犀利,原因在于,“他是做天使投資人的,他必須要選出一個具有強大的意志力來做這事的創業者,這個是他最看重的一點。”

              “溝通談判技巧很重要,但經常是,我問了一些問題,一些創業者就開始全面失控,跟你硬碰硬。但是硬碰硬的結果,就是什麽都解決不了。其實被質疑是件好事。這就是爲什麽很多創業者都想不清楚,我質疑他,難道不是因爲,我對他感興趣?”王東晖說。

              在采访即将结束时,獵雲網对王东晖提及一种观点:是否会采取一些类似谈判中的“黑暗艺术”似的伎俩。“不,我在乎的是真。”王东晖说,“一些人可能会通过欺骗的手段达到一些目的,但信任,是互相给的。就像我们当年投快的时,也有国内的一线基金抢着要来,要买,然后呢,他们就自己跑掉了,不投了,我觉得受损失的人是他们。”

              在很多場合,王東晖會反複提到一個比喻,星空,“其實,像我們這種投早期的人,能看到的信息是非常有限的,給你打個比方,大錢都是在陽光下去幹活的,而我們就像是在夜間看遠處,看星空。你想想,我們能看到的世界,是不是要比他們大,要比他們遠。”

              采訪結束了,王東晖要急匆匆地趕赴下一場活動。起身前,他又補充道。“做PE,就像是在時間裏直接劈出兩年,你要去分析這家公司,能不能上市,要去算,去做行業分析,而做做天使,你怎麽分析?你根本看不到一切,所以,我往往覺得,創業的另一半是人心。而比數據更重要的是,你要有針對人性的某些相信的力量。”

              “這就像,再難你也要相信未來,就像在黑暗裏看星空,對吧?"

              網站編輯: 冉一方

              0

              第一時間獲取股權投資行業新鮮資訊和深度商業分析,請在微信公衆賬號中搜索投中網,或用手機掃描左側二維碼,即可獲得投中網每日精華內容推送。

              發表評論

               / 200

              全部評論

              —— 沒有更多評論了 ——
              —— 沒有更多評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