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2ic84"></form>

<address id="2ic84"><listing id="2ic84"><meter id="2ic84"></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2ic84"></em>

        <form id="2ic84"></form>

          
          

              投中网
              搜索 尋求報道
              登錄 | 注冊
              投稿

              李彥宏還能打嗎?

              華商韬略   |   何凝
              2019-07-04 09:05:55

              “凡是少的,就連他所有的,也要奪過來的”。

              今天开幕的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瞬间懵逼并湿身的李彦宏没有怒吼,没有动手,只是语气平和地说了句:What’s your problem?然后就继续了自己的话题。瞬间引爆的网络舆论里,有人给他点赞、打气,也有群起的对他的挖苦與嘲笑。

              這樣的遭遇對李彥宏來說不是新鮮事。當年收購千千靜聽時,他就被以文青爲主的網絡領袖們盡情地嘲笑,甚至被挖苦沒文化。百度在文娛領域的表現,也在相當長的時間內讓他自己都尴尬。

              但這個夏天,在他濕身之前,伴隨中國最大的音樂版權公司太合音樂啓動IPO,以及愛奇藝《樂隊的夏天》的熱播,當年的很多嘲笑、挖苦甚至攻擊,開始改變他們的立場……

              濕身後的李彥宏,在短暫沈默後繼續向觀衆介紹百度AI一年來的成果:

              百度AI已讓交通變得智能。

              他们已掌握构建智能交通的关键技术——自主泊车(Valet Parking),百度的智能红绿灯系统已经在保定等地落地应用,與吉利的战略合作更加深入。

              百度AI能让盲人與世界对话。

              通過改造北京一家盲人按摩店,按摩師們只需要說一句話,就可以操控店內的空調、窗簾、音箱。

              機器人“小度”已升級。

              TA不僅可以實現免喚醒詞、連續對話,並且知道什麽時候該應答、執行任務;什麽時候只需聽著,不搭話、不反應。

              百度AI在各行各業都取得進步。

              比如在金融領域,推出AI“數字人”,和浦發銀行一起通過技術創新,打造了一個7×24小時爲人們服務的“超級員工”。

              總地來說,就是百度AI正在改變人們的生活體驗。整個演講過程,李彥宏保持他一貫的紳士和體面。

              就在昨日,潑水男子從山西前往北京,他買好去百度AI大會的票,並在微博直播:

              “小度小度,如果我澆你老板李彥宏一腦袋水,會有什麽後果?”

              李彥宏出生于山西陽泉,和那名潑水男子算是老鄉。

              陽泉,山西省下轄的地級市,古稱“漾泉”,一個和水有關的地方。

              近20年來,這裏誕生了兩個世界級名人,一個叫李彥宏,一個叫劉慈欣。

              兩人都畢業于陽泉一中。

              2017年4月,李彥宏主創的“AI宣言書”《智能革命》上市,劉慈欣寫了篇序言,名爲《AI時代的曙光》。

              “人工智能近年來發展的趨勢是開始走出實驗室,進入人類生活,用一位互聯網大佬的話來說,它們變得能用了。”

              自2017年第一屆百度AI大會起,“能用于生活”就是李彥宏的目標。

              2017年,网传百度“All in AI”元年,李彦宏乘坐百度无人驾驶汽车阿波罗(Apollo)自驾的视频登上热搜,还因“无人车违规”领到罚单。

              2018年,百度自動駕駛元年。百輛L4級自動駕駛量産車下線,成爲百度AI技術落地的切口。其內部構造首次示衆:沒有方向盤,沒有油門和刹車踏板,充電兩小時即可行駛百公裏。

              李彦宏信心满满,要用“开放的技术去撩拨所有开发者和想要参與AI浪潮的人的神经”。

              2018年1月,李彥宏成爲首位登上《時代》周刊封面的中國互聯網企業家。春節期間,他攜女兒Brenda身著喜紅,爲“新年,新百度”賀歲。

              但好時光很快流走了,僅僅一年後,離職風波、市值滑坡持續困擾李彥宏。

              此次湿身前不久,2019年5月,一则被献歌的视频让Robin Li大火,但那像飞蛾扑光一样崇拜李彦宏的粉丝,让自己的学校尴尬,也给李彦宏尴尬,其尬度甚至超过远道而来给他降温的老乡。

              AI發展的進程並不順利啊,會遇到各種意想不到的幺蛾子。這種感歎和感受,李彥宏應該不止今天才有。

              被群潮,挖苦,攻擊,李彥宏也早已不是第一次。除了現在依然廣爲人知的,也有已經被人遺忘的。

              2006年,被文青奉爲音樂播放器鼻祖的千千靜聽被李彥宏收購,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千千靜聽被雪藏,李彥宏成了文青們群嘲的對象,理由很簡單:有錢,沒靈魂。

              他心裏應該是不服氣的,但和這次被潑水一樣,他也沒有還嘴,甚至連有什麽問題嗎都沒問一聲。

              至今擔任中國民營文化産業商會會長的李彥宏,出生在一個文藝的家庭,父親是當地的文化名人,年少時曾癡迷戲劇,還被山西陽泉晉劇團錄取了,差點兒親自踏上文藝之路。

              1991年,李彥宏從北京大學畢業,前往美國紐約攻讀計算機碩士。

              同年,崔健發行唱片《解決》,他獨立完成的電視音樂片《快讓我在雪地上撒點兒野》在美國獲獎。

              1993年,崔健到美國加州開演唱會,他唱了首《一樣的月光》:“不知道是我改變了世界,還是世界改變了我?”

              台下跟著節奏搖擺的李彥宏淚目。

              2000年1月1日,留學歸來的李彥宏在北京中關村創立百度。至此,中國互聯網集齊百度、阿裏、騰訊三個巨人。

              隨著BAT的野蠻生長,音樂産業從唱片磁帶時代、CD時代迅速被帶入MP3時代、在線音樂時代。百度MP3也是風靡一時並深受歡迎。

              2006年12月12日,日本NICONICO動畫開始提供彈幕服務。它和後起的鬼畜,將發段子這項技能在中國的A站(2007年成立)、B站(2009年成立)發揚。

              鍵盤俠群嘲的時代來了。

              用戶們一邊罵著想聽的歌在百度找不全,一邊習慣性地下載免費資源。但百度的免費資源全不全,不是李彥宏可以說了算。

              即便百度采取了很多措施保护版权,并因此承受了用户资源不够的指责,2011年3月,韩寒还写了《给李彦宏先生的一封信》,将版权问题摆到明面,高晓松、崔健等人附议。文学界、艺术界对李彦宏的印象降至当年Lady Gaga的单曲名——The Edge of Glory。

              对于李彦宏来说,有个人,始终“on the edge with you”,就是早已成为他妻子的马东敏。

              馬東敏曾給李彥宏蓋章,說他是個不怎麽會表達的人,但他會用行動證明他是個負責任的人。

              2015年,國家版權局發布“最嚴版權令”,開啓中國IP元年,BAT版權戰白熱化:

              2013年,阿里收购虾米音乐;2015年,虾米音乐與天天动听合并组建成阿里音乐。

              腾讯方面则于2016年联合中国音乐集团成立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于2017年與正版流媒体巨头Spotify联合股权投资;于2018年联合索尼音乐成立电音厂牌Liquid State。

              百度怎可落後:

              2015年4月,太合麦田、海蝶音乐與大石版权组成太合音乐;12月,百度音乐與太合音乐合并。

              2018年3月,網易雲音樂、阿裏音樂達成版權互授合作;6月,百度音樂改名“千千音樂”,向舊時光致敬;10月,馬東敏負責的百度投資並購部成爲網易雲音樂的戰略投資方。

              至此,三家各從唱片公司、數字音樂公司及平台獲得正版音樂,版權問題告一段落。

              2019年6月,太合音樂遞交A股上市申請。

              在業內,多年來形勢低調的太合音樂被稱爲“隱形的獨角獸”。如今,它已完成全産業鏈整合,擁有太合麥田、海蝶音樂、大石版權、兵馬司唱片等音樂廠牌,以及千千音樂、秀動等交互服務平台,構建了“藝人服務、版權發行、視聽服務、演出活動、粉絲社群、整合營銷”的生態體系。

              與此同时,很多当年嘲笑、挖苦李彦宏灵魂、没文化的人,自2019年5月起,都焦心等待每周六到来,追看爱奇艺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

              這裏有被他們封神的、他們喜歡的、他們想要了解的音樂。

              他們看完節目,從網易雲音樂下載,去太合音樂搜索演出資訊,填充一個夏天的精神慰藉。

              《樂隊的夏天》,愛奇藝出品;網易雲音樂最新一輪融資,百度戰略投;太合音樂,大股東李彥宏。

              當這些音樂、這些節目、這些産品、這些生態大獲口碑時,李彥宏隱匿在股東的位置。

              虽然这些依然不够阿里、腾讯在文娱领域的实力和话语权,但與此前一些人对百度的文娱印象相比,这已是伟大的胜利。

              但这些没有改变更多大众对李彦宏和百度的印象,严格的说是长期困扰他们的负面印象。包括AI 也没有,即便这些年李彦宏一直在努力靠此刷新百度和自己,即便百度的AI 已有值得他们骄傲的业绩。

              2013年,李彦宏宣布成立深度学习研究院。这是世界上第一家企业深度学习研究院,也是百度第一次成立专门的研究机构。《财富》将百度與微软、谷歌、Facebook并列为全球AI四大巨头。

              2014年,百度研究院成立。旗下部門包括深度學習實驗室、大數據實驗室、矽谷人工智能實驗室等。

              2017年,商业智能实验室、机器人與自动驾驶实验室成立。至此,百度AI业务几乎涵盖各个细分应用领域。

              再以及:

              推出中國首款雲端全功能AI芯片“昆侖”;國內首款L4級別自動駕駛乘用車宣布量産;以2368件AI專利申請量位列全國第一……

              但到今天爲止,李彥宏和百度都沒有活成自己內心向往的樣子,甚至,還成了馬太效應裏那個“凡是少的,就連他所有的,也要奪過來”的人。

              面对这样的局面,面对被当众泼水攻击也只是“What’s your problem?”的李彦宏,依然像当年收购千千静听后面对争议和谩骂一样,尽力保持着自己的体面和绅士。

              但他心裏一定是憋著一團火的,也一定希望,像用太合音樂、《樂隊的夏天》來刷新自己和百度的文娛印象一樣,刷新自己和百度的一切。

              百度能做到嗎?面對潑水能夠如此克制的李彥宏,面對殘酷的競爭環境,還能打嗎?

              答案也許要像太合音樂和《樂隊的夏天》在千千靜聽之後多年才問世一樣,要在多年後才會看到。

              網站編輯: 冉一方

              1

              第一時間獲取股權投資行業新鮮資訊和深度商業分析,請在微信公衆賬號中搜索投中網,或用手機掃描左側二維碼,即可獲得投中網每日精華內容推送。

              發表評論

               / 200

              全部評論

              —— 沒有更多評論了 ——
              —— 沒有更多評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