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2ic84"></form>

<address id="2ic84"><listing id="2ic84"><meter id="2ic84"></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2ic84"></em>

        <form id="2ic84"></form>

          
          

              投中网
              搜索 尋求報道
              登錄 | 注冊
              投稿

              不是首富勝似首富,馬明哲如何締造日賺3億的帝國?

              艾問人物   |   黑皮猴
              2019-07-04 09:06:07

              如果你想知道金融商業在未來將要發生什麽,就去看看他在做什麽。

              作者:黑皮猴

              編輯:大伊伊

              圖編:穆增林 

              中國金融界有三馬,爲人所熟知的有馬化騰,馬雲,另外一位馬姓大佬由于太過低調而時常被忽視。對于三馬,有這麽一個對聯可以很好揭示三位廬山真面目:上聯:“嶽升龍嶽飛嶽鍾琪,數嶽一門”;下聯:“馬化騰馬雲馬明哲,三馬同槽”。

              與马化腾和马云齐名,但事实上这位大佬在国内金融界丝毫不亚于“二马”在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地位,他在身居的保险业内,被形容为“不是人,是神”。金融界则称他为“将来时”:如果你想知道金融商業在未來將要發生什麽,就去看看他在做什麽。

              他是中國平安掌門人,他是馬明哲。

              近日,中國平安又有“大動靜”。7月2日,中國平安回購A股571.01萬股,支付回購資金5.21億元,回購最低股價90.89元,最高91.43元。當日晚,中國平安發布公告稱,截至6月30日,公司累計回購4002萬股,支付總金額達34.2億元。

              此前,中國平安抛出上限爲100億元的回購計劃,震動市場。6月下旬,中國平安密集實施回購,已經完成“百億上限”的三分之一。中國平安A股和H股股價相繼創下新高。

              有人说,马明哲的发家史见证了深圳的发展史,马明哲的荣耀也印证着深圳的兴盛。的确,在《财富》全球500强的榜單上,平安位列第96位,高居内地非国有企业之首;《福布斯》的“全球2000强”中,平安位列第32名。

              高達592.5米的平安國際金融中心是迄今爲止整個深圳最高的建築,被認爲是全球九大新地標之一,在平安新大樓頂層,馬明哲可以俯瞰整個深圳。

              小助理怎麽逆襲成爲大董事?

              1955年,馬明哲在廣東湛江出生。

              父親是軍人,不幸早逝,母親是歸僑,曾被打成特務,直到1981年才平反。馬明哲的成長經曆有著濃厚的時代印記,生于抗美援朝,長在自然災害,讀書時正值文革。

              18歲高中畢業後,馬明哲下鄉當知青,學會了抽水煙和開拖拉機。回城後,他先被分配到陽春市八甲水電站,後被調到深圳蛇口,從勞動人事處做到社保公司的經理助理。也正是在這裏,馬明哲遇到了自己的伯樂。

              一次工業區開會,社保公司經理不在,馬明哲代之參加。討論中,馬明哲總是提出不同意見,袁庚有些不大高興,當即提出了批評。馬明哲人小鬼大,絲毫不懼:

              “袁董,你不是说大家都可以发表自己的意见吗?对與不对,最终你来决定。”

              “你繼續說。你繼續說。”

              被譽爲“蛇口之父”的袁庚,記住了馬明哲的名字,後來的研討會,他點名要馬明哲一起參加。

              當時蛇口的工人經常發生工傷事故,馬明哲建議每人每月交一定數量的錢作爲基金,爲工傷或離職人員提供保障。得到袁庚的認可後,馬明哲全權負責操持這項工作。這是馬明哲第一次接觸保險的世界,也是第一次了解到保險行業的規則。

              1986年,中國人民銀行深圳分行的副行長找到馬明哲,告訴他工傷保險屬于商業保險,需要申請牌照才可以做,否則不得繼續。于是,把所有問題都搞明白的馬明哲跑到香港見袁庚,提議成立一家商業保險公司,以期恢複招商局辦過保險的傳統。

              他彙報了5分鍾,袁庚說“可以,具體怎麽做?”馬明哲隨即拿出准備好的、模仿袁庚行文風格的信件。袁庚詳讀後略作修改,簽了字。就這樣,馬明哲一手一足帶著這封信北上,到北京走審批要牌照。

              2年后,袁庚委派马明哲参與平安保险公司的筹建工作。这家公司带有显著的蛇口“改革”气息,是中国第一家股份制、地方性保险公司。多年后,平安保险和招商银行一起,成了袁庚履历表上最辉煌的“作品”,马明哲也成为了他最得意的一员大将。

              1988年3月,央行正式發文批准成立平安保險公司,由中國工商銀行和招商局蛇口工業區有限公司共同出資的平安保險正式挂牌成立,年僅32歲的馬明哲被破格任命爲總經理(後被任命爲副董事長),工行持股51%,招商局持股49%。

              當時的平安只是一家很小的公司,員工很少,算上馬明哲一共只有13個人。但麻雀雖小,五髒俱全,在大股東工行的支持下,13個人共同努力,平安保險成立的第一年就營收418萬元,利潤190萬。

              馬明哲雖然是平安銀行名義上的董事長兼總經理,但國資控股這一桎梏使馬明哲總有種權力被架空的無力感,一些決定他做不了,甚至連人員任免都不能順從自己的心願,而是必須得聽從招商局的安排。

              股权改造是当务之急。马明哲让员工集体持股,與企业“俱荣俱损”,不能随意任免员工,就以此作为鞭策员工认真工作的动力。1992年,平安职工合股基金公司成立,顺理成章,马明哲在董事会中就有了更合适的名份——以新公司负责人的身份担任平安董事长,实现了管理权的掌控。

              緊隨而來的是國家政策的變化。于是,工行、招商局和中遠集團先後以轉讓和出售股權的形式徹底退出了中國平安保險。2002年,中國平安保險的第一大股東和第二大股東分別變成了深圳市投資管理公司和香港彙豐銀行。

              此後,中國平安保險的股東也一直在進行著微調。2004年,平安員工持股計劃——江南實業和新豪時分居第三、四大股東,總計持有股權超過14%,影響力顯著增強。不斷分權,馬明哲耗時15年,終于拿到了中國平安保險“掌門人”的權杖。

              除了“股東策略”,馬明哲還有一大堆奇思妙想:他有一個做存貸、證券、保險等綜合性金融的想法,而正式掌權的他也有了實踐的可能性。

              事實上早些年間,馬明哲就經常出去實地考察,他有一個著名的觀念:“中國的保險事業起步較晚,起點較低,也沒有多少時間讓我們事事都摸著石頭過河。如果河上已經有橋,我們就不必去冒險涉水,付一些過橋費就可以過去了。風險小,也贏得了時間。”

              1993年,馬明哲在員工大會上提出了他設想的中國平安發展策略:做綜合金融,朝金融控股這條路走下去。但在他看來,人們的時間越來越寶貴,他們需要一種能省時省力,多元化、個性化、一站式的服務,而這些只有綜合金融能夠做到。馬明哲也因此有了金融“將來時”的稱謂。

              枪打出头鸟,反对声音不断,困难也可谓重重。为说服员工與他齐心协力,为上面能给批牌照,马明哲苦口婆心,还跑去监管部门找各种能说得上话的领导,经常一等就是好几个小时,然而总是刚一开口就被轰出去。

              馬明哲的助理覺著他太憋屈,成天在外面磕頭作揖,回到公司也不能得到所有人的理解,實在不值得。馬明哲卻回答:“爲了公司長遠的發展,我情願給人家下跪”。

              2002年,國務院終于批准了中信、光大、平安爲3家綜合金融控股試點集團。至此,平安保險在綜合金融的道路上一往無前,並且具備普遍意義上的“金融全牌照”(銀行、證券、期貨、保險、基金、信托、租賃),成爲國內屈指可數的幾家全牌照企業之一。此外,平安保險還成功吞並了三家銀行(深圳商業銀行、東亞銀行、深發展銀行),一度震驚業界,馬明哲也成爲了保險圈的全民偶像。

              最強“打工仔”都有什麽套路?

              金融圈有一個段子,中國銀行、中國建設銀行前行長王雪冰在多位國企老總面前說:“我42歲時就當了行長,你們呢?”馬明哲聽後笑著說:“我28歲就當上了全國第二大保險公司的總經理,你王雪冰42歲當行長,也真不容易。”

              本世紀初,拿到了金融全牌照的馬明哲迅速出擊,平安保險、平安證券、平安銀行等先後開了起來。他意氣風發,勢在必得。

              可帝國的搭建不能全靠一腔孤勇和足智多謀,還得真金白銀作爲基礎。于是,初建的平安帝國首待解決的就是資金問題。當時,平安的大股東是工商銀行和招商局,但投了5300萬後,隨著業務的增加和資金的短缺,平安在4年時間裏沒有給股東們分過紅,他們也就不再繼續投錢了。

              一次偶然的機會,馬明哲認識了摩根士丹利的高管,當時,對方也在尋找進入中國金融市場的機會。第一次談判破裂後,馬明哲帶著團隊到一個大排檔吃飯,團隊夥伴們都愁眉苦臉,馬明哲點了一支煙:“看來,拿外國人的錢不容易啊。”

              但马明哲似乎并不想就这么放弃这块“肥肉”,于是没过多久就继续积极联系,决心與他们进行“拉锯战”。做企业想成功,得有套路,厚积薄发算一种,忍辱负重也算一种,“投机取巧”也算一种。

              最後一次談判時,平安把摩根士丹利的老對手高盛也一起拉了過來,雙方一下就看清了平安的小算盤,于是聯合起來一起跟平安談。一年拉鋸戰後,平安終于拿到了5000萬美元的投資款。

              像这样的合作在平安的历史上有三次:平安與摩根士丹利的合作,解决了发展综合金融最需要的资金问题;與麦肯锡的合作,解决了组织过于膨胀、分散之后的协同管理问题;與汇丰的合作,完成了综合金融的全产业布局。

              “左手資金,右手人才”。馬明哲有一套理論:“河水湍急,我們爲什麽不請懂的人搭座橋,幫助我們過河?”

              對于平安來說,那些搭橋的人就是外籍金融領域的專家。比如平安旗下陸金所的CEO計葵生是一個曾在麥肯錫工作的美國精英,馬明哲耗時耗力,花重金把他挖到自己名下。2017年,由計葵生帶領的陸金所估值超過2000億元。

              衆所周知,馬明哲給這些精英開出的巨額薪酬著實驚人:首席投資執行官陳德賢的年薪是1285.57萬元,陳心穎的年薪是1003.34萬……對于此番操作,有人感到不解和困惑,馬明哲卻回答:“平安高管創造的利潤,夠給他們發500年薪水”。

              今年3月,中國平安保險集團公布2018年業績: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爲1074.04億元,同比增長20.6%。

              截止2019年7月3日,中國平安以1.66萬億元市值,穩居世界第一大保險公司的寶座。

              有人問,他都日賺過億了怎麽還沒成爲首富?

              中國平安保險股份有限公司雖然是由馬明哲所創,但它並不屬于馬明哲一人,而是屬于所有股東,馬明哲甚至並不位列十大股東之中。如果問馬明哲,平安姓什麽?他曾不止一次說:“平安姓社會”。用他的話說,自己只是一個“打工仔”。

              按照平安的董事会决议,股东无论大小,需要秉持“三不”原则:不干涉具体业务经营,不派员参與平安管理,不與平安发生关联交易。由此形成了公司股东会、董事会、监事会、管理层各司其职,不缺位、不越位、不错位的良好公司治理结构。

              也正是體制的優勢才確保了平安管理團隊的穩定,確保了公司戰略的延續性以及經營的穩健性。這也是多家中外投資者如此信賴平安的原因之一。

              平安集团资深副董事孙建一曾说,马明哲三十年如一日,几乎每天都工作13—15个小时。像马明哲、任正非这一辈的企业家,他们自己在集团中的微薄股份與数十年来倾注的心力,完全不成正比。

              也許,那些老一輩的企業家並不在乎那麽多,個人財富估值只是一串冷冰冰的數字,對他們來說,真正重要的是大局發展。就像馬明哲自己說的:“爲了公司長遠的發展,我情願給人家下跪”。

              “膝下黃金”都不在乎,更何況那串數字?


              網站編輯: 冉一方

              0

              第一時間獲取股權投資行業新鮮資訊和深度商業分析,請在微信公衆賬號中搜索投中網,或用手機掃描左側二維碼,即可獲得投中網每日精華內容推送。

              發表評論

               / 200

              全部評論

              —— 沒有更多評論了 ——
              —— 沒有更多評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