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2ic84"></form>

<address id="2ic84"><listing id="2ic84"><meter id="2ic84"></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2ic84"></em>

        <form id="2ic84"></form>

          
          

              投中网
              搜索 尋求報道
              登錄 | 注冊
              投稿

              陳星漢:真正走向大衆的遊戲應帶給人希望

              新浪科技   |   張澤宇
              2019-07-08 09:17:01

              在遊戲之中沒有殺戮,沒有死亡,有的是那脫離熟人社交的治愈世界。

              时而云海畅游,时而秉烛寻友,在遊戲之中沒有殺戮,沒有死亡,有的是那脫離熟人社交的治愈世界。

              经过7年打磨,凭借《风之旅人》获奖无数的知名制作人陈星汉推出的第一款手游《光·遇》近日正式上线,伴随着苹果官方公众号的推荐,该款游戏迅速登上了App Store免费游戏排行榜單的第一名。

              作为一款艺术游戏,《光·遇》该如何走向大众,又该如何实现艺术與商业的平衡?在这7年间,游戏开发过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近日,陈星汉接受新浪科技专访,分享了《光·遇》幕后设计开发的点点滴滴,以及他对游戏行业发展的看法。

              “漫長”的七年

              “沒有一個遊戲,開發到七年,還說一切都順利了。”陳星漢用了“漫長”這樣一個詞來總結這7年時光,爲了藝術遊戲能讓更多人體驗到,遊戲在開發過程中克服了各種各樣的困難。

              《光·遇》是陳星漢做的第一款手機在線遊戲。“當做完三款主機遊戲之後,手機平台一下子爆炸了,全世界就有20億台手機,10個人裏有9個人從來沒有玩過遊戲。”陳星漢希望能夠在手機上告訴那些從來沒接觸過遊戲的人,其實遊戲可以很正面,從2012年便開始籌備這款遊戲。

              陳星漢首先遇到的困難是市場的變化。剛開始構想《光·遇》的時候,整個遊戲市場還是以付費模式爲主,當時全世界超過十億人購買了《憤怒的小鳥》。“2013年和蘋果高管們交談過之後,得到了蘋果的大力支持,連庫克都說非常喜歡《光·遇》這款遊戲”。

              但是到了2015年,風靡全球的《紀念碑谷》卻沒有獲得很高的收入,甚至還不到《風之旅人》的三分之一。一向支持陳星漢的蘋果建議說一定要做成免費遊戲,“因爲不做免費遊戲的話,可能連本都收不回來。”

              變成免費遊戲後,如何能吸引玩家更久地停留?當時陳星漢的制作團隊內部發生了分歧,到底是要講故事去打動別人,還是爲了留存去做競技?最終,在陳星漢的堅持之下還是選擇了初衷,走向了《光·遇》今天的方向。

              從主機平台一下跨越到手機上,這對于陳星漢來說又是個不小的難題。前三年開發的時候,手機的配置還特別低,主機上能跑的東西都跑不動,只能將遊戲內容大量地縮水,把很多東西都砍掉。

              但是隨著技術的發展,遊戲調整完成已是三年之後,手機的配置又上去了,變得跟PS差不多了,陳星漢又將原本刪掉的內容加了一部分回去。“我7年時間實際上相當于做了2到3個遊戲,只是說因爲一直都沒有出,大家會覺得我花了七年做了一個遊戲。”

              “我们明明有潜力和才华,可以把整个芯片都用上,但是为了玩家的游戏体验还是不得不克制。”对于手机與主机在配置上的差距,陈星汉显得很无奈。“主机讲究把芯片上99.99%的功能都用上,才对得起玩家,可是在手机上这么做,很快就会跑不动了。”

              目前《光·遇》只是在蘋果平台上線,挑戰還相對較小,到了機型、渠道都更多的安卓平台還將會遇到更大的挑戰。陳星漢透露,目前正在非常繁忙地進行安卓的移植過程中,但究竟何時能上線,他也無法說出一個具體的時間。

              遊戲界的“迪士尼公園”

              《風之旅人》發行後,陳星漢收到了很多來信,希望他能做出一款和家人分享感動的遊戲,讓平時不玩遊戲的人也感受到快樂,而《光·遇》的很多靈感也來自于此。

              “在早期的時候,《光·遇》的設計是以一天來比喻你的人生,但是後來發現有些牽強”,陳星漢原本想沿用《風之旅人》一生的設定,但是由于一些設計和技術的原因,最終並不是完完全全從一天的早晨做到晚上的設計呈現。

              所以經過反複推敲,陳星漢和他的團隊將《光·遇》做成了一個主題公園。在接受新浪科技專訪中,陳星漢將遊戲和他深愛的迪士尼公園進行對比,希望做到不管是男女老少,都能在公園裏找到最喜歡的東西。

              “我們設計遊戲的時候也是考慮到不同的情感因素”,陳星漢進一步描述道,迪士尼公園剛進門有一條大街,主要是朋友們碰頭的地方,然後大家選擇去公園裏面不同的入口,去往不同的區域,就跟《光·遇》一進去的大廳差不多。

              公園之中每個區域都不一樣,有偏向男孩的冒險、科幻,也有女孩喜歡的公主魔法,讓大家可以去自己想去的地方。陳星漢表示。“我們在做《光·遇》的時候,也是希望能夠考慮到不同的人不同的性別和年齡,他們喜歡東西不一樣,希望每一個設計能夠有比較特定的情感,去吸引不同的玩家。”

              在陳星漢的願望中《光·遇》是可以和親人朋友一起玩,並且希望是能讓他們愛上玩遊戲的一款作品。但在實際體驗中,有許多主機遊戲影子的《光·遇》並不是特別容易上手,甚至有玩家表示不知道該做些什麽。

              “這個部分我們還在做”,陳星漢發現,不玩遊戲和玩遊戲的人最大的區別,是玩遊戲的人看到一個暗示,就可以猜到設計師想要表達什麽,但平時不玩遊戲的人,他們並沒有意識去尋找這些暗示。爲了能更好地讓大家適應遊戲,陳星漢的團隊正在加一些輔助,讓新手玩家更清楚地知道應該做些什麽。

              雖然仍有一些需要改進的空間,但在實際體驗中,陳星漢也收到了許多正向的反饋。他發現有一些新玩家玩了《光·遇》以後,能夠感受到人和人之間非常童真的溝通或是心和心的連接,“我覺得那個就是我希望玩家能夠體會到的東西。”

              對于未來的遊戲運營,陳星漢已經規劃了兩到三年的新內容,而對于還沒有推出最後一關的疑問,陳星漢也向新浪科技透露很快就將上線,“我們這邊已經基本上搞定了。”

              社交遊戲的“克制”

              “《光·遇》是一款多人在线社交手游,但是我希望通过玩家之间的互动来讲一个人與人之间的故事。”尽管社交在游戏中占有很重的成分,但陈星汉仍将社交做得十分克制。

              不同于傳統遊戲擁有世界頻道,玩家可以隨意聊天,在《光·遇》之中,陌生的玩家們想要聊天基本只能坐在遊戲場景中的板凳上,如果兩位陌生玩家想要實時聊天,只能通過送蠟燭的方式升級夥伴關系,解鎖聊天系統。

              陳星漢表示,《光·遇》的社交模式也是從《風之旅人》繼承過來的,是通過動作和選擇先建立信任才能溝通聊天的機制。起初遊戲中連板凳也沒有,但他發現許多玩家並不知道這個遊戲可以聊天就已經走了,覺得非常可惜,便增加了此種功能。

              “一開始這個凳子是在大廳裏面的,後來發現就是很多人就排隊在那個大廳,從來不離開”,除此之外,遊戲當中也出現了一些“騙心”的不良行爲,這些都是陳星漢不想看到的,“我們還是希望玩家能夠到世界中去探索,在旅行中找到一張凳子,此時在一起聊天會是最好的感受。”

              经过调整,板凳的位置变了,與此同时,在每次聊天的时长上,游戏也进行了精准的设计。“我们觉得如果纯粹不加限制的免费聊天,会让社区的氛围和玩家的聊天质量急速下降,所以才变成限时”,陈星汉透露,起初游戏的设定是3分钟后,凳子上的蜡烛就会消失,玩家只能再次放置蜡烛来重新进入聊天,但他发现三分钟是聊到正开心的时候,便将时长延长至了目前的4分钟。

              《光·遇》中所有的玩家最初都是灰影,看不到装扮也没有名字,只有当玩家彼此照亮的时候才可以一步一步慢慢解锁好友关系,这與市面上许多依靠原有社交关系带动的游戏十分不同。“社会在社交上面过度饱和”,陈星汉表示,“我们希望在游戏中,生活中的好友再次以陌生人的方式相见,在沟通中建立互动,并且想要互相聊天,这个时候才会发现对方是谁,在游戏中找回你们的友谊。”

              为什么一款社交游戏要将社交做得如此克制?陈星汉向新浪科技解释称,“我们是希望给玩家带来人與人之间真诚的交流的机会。如果(某项功能)只是为了方便,却阻碍了真诚的交流,我们会把它剔除掉。”

              艺术游戏如何與商业和技术做平衡?

              作为一款开发了7年还是免费模式的艺术游戏,《光·遇》的开发與运营不仅仅投入了大量的心血,还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如何平衡艺术與商业的之间关系成为了一个很“棘手”的问题。

              雖然陳星漢希望這一款給人帶來情感體驗的遊戲能夠在商業上成功,但他也明白,“商業化做得太重了,遊戲就不再是一個藝術品,然後你如果只是做純粹文藝,那別人都不知道在哪裏可以付錢。”陳星漢認爲,堅持用自己的價值觀來賺到錢,那才是真正的賺到錢。

              “我們現在的第一個版本最大的反饋是想付錢的人不知道在哪裏付,這也是一個我們的問題吧。”陳星漢說道。

              尽管现在国内市场上,仍以团队竞技类游戏为主,但在陈星汉看来,真正走向大众的游戏并非打打杀杀的游戏,也不是需要大量“氪金”的游戏,应该是與人生和家庭相关,能给人带来希望的游戏。

              陳星漢表示,目前獨立遊戲市場相對于之前要發達了。“現在世界上遊戲玩家平均年齡可能都快40歲了,對于情感市場來說,成年人需求的東西市場中也開始越來越多。”在他看來,市場老齡化的進程中,遊戲市場會發生很大的變化。

              除了玩家人群的變化,5G、雲遊戲等新技術又會給遊戲行業帶來哪些新變化?陳星漢表示,他更感興趣用巨大的雲端服務器來模擬更加複雜的未來遊戲。但他體驗過後發現,目前的雲遊戲平台還是會出現屏幕模糊、卡幀等情況,“如果這些問題不能解決,真的核心粉還是會願意買主機的。”

              “我觉得云游戏其实给我们提供了可能性,但是真正要做出一个有趣的游戏,还是需要非常疯狂的想法。”在他看来,纯粹靠科技来影响创新是很难的,而是要通过一个疯狂的概念去做一款疯狂的游戏,在过程中推进科技来实现这个概念,这样往往才是游戏與技术成功的关键。

              到目前爲止,《光·遇》已經正式上線半個月,對于遊戲的表現,陳星漢表示,“爭取在下一個版本就把我們遇到的一些簡單問題都解決。如果把那些問題都解決的情況下,我覺得應該還是挺滿意的。”

              在他的構想之中,“希望能夠讓一些國內沒有接觸過情感類型遊戲的人,能夠體會到遊戲也可以帶來一些比較溫暖正面的影響,而不只是純粹的競技”,他甚至認爲,從這一點上來說,讓大衆去接觸到這樣的遊戲,本身就是成功了。

              網站編輯: 冉一方

              0

              第一時間獲取股權投資行業新鮮資訊和深度商業分析,請在微信公衆賬號中搜索投中網,或用手機掃描左側二維碼,即可獲得投中網每日精華內容推送。

              發表評論

               / 200

              全部評論

              —— 沒有更多評論了 ——
              —— 沒有更多評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