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2ic84"></form>

<address id="2ic84"><listing id="2ic84"><meter id="2ic84"></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2ic84"></em>

        <form id="2ic84"></form>

          
          

              投中网
              搜索 尋求報道
              登錄 | 注冊
              投稿

              王石爲何偏愛良渚

              盒飯財經   |   姚赟
              2019-07-08 09:18:54

              申遺成功的下一個課題:“活”得下來。

              作爲土生但沒機會土長的余杭人,2010年前後,突發奇想給自己來了一場說走就走的“探險”,並成功誤入了某片遺址。

              時間有些久遠,現在也只記得一些碎片的印象。跟著路邊“良渚遺址”的路標走,會經過一條灰塵彌漫的大路,路邊一排設計類似的三四層樓民間小樓內,時不時會傳來石材切割的聲音。這裏的民居和民辦工廠也沒有嚴格劃分,走一段路就能看到玻璃廠、塑料廠、建材銷售門店散落其中。

              當時以爲除了會看到一座氣勢恢宏的遺迹外,還會遇到安保人員、文物挖掘相關的工作人員、新鮮出土的“玉琮”,甚至腦中已經想好了遇到工作人員要問的問題,比如爲什麽位于瓶窯的古城遺址,要叫“良渚文化”。

              事實證明,腦補的戲太多了。在路標的指引下,被帶進了一片平坦的農地。而這片農地唯一的特別之處,就是有幾個鐵架支撐的大棚子。棚子的門緊鎖,周圍也沒有相關工作人員,幾百米外正在幹農活的當地人看到我之後,也只是不解地盯了我一會,便繼續幹活。扒拉著看了下,棚內一片土黃色:方坑、台階等,除了看起來很整齊,似乎也沒什麽特別之處。

              “這就是印證中華5000年文明的遺迹,還是我走錯了?”內心的這個疑問,直到近日在媒體鋪天蓋地的宣傳中才確認——嗯,當時看的就是良渚古城的某片遺址。

              7月6日,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举行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四十三届世界遗产委员会會議通过决议,将良渚古城遗址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至此,中国世界遗产总数达到55处,居世界第一。

              据了解,良渚数年来的申遗路背后,一直有王石與万科的影子。

              1

              王石的“試驗田”

              “良渚文化准備申遺了”,近幾年,這一消息廣泛活躍在良渚地區樓盤銷售人員的話術中。

              杭州市余杭區下,共轄14個街道:臨平、東湖、南苑、星橋、五常、喬司、運河、崇賢、仁和、良渚、閑林、余杭、倉前、中泰;6個鎮:塘棲、徑山、瓶窯、黃湖、鸬鳥、百丈。區政府駐爲臨平街道。

              這裏說的良渚地區,便是位于杭州市區西北方位的良渚街道。

              良渚的“良”字,在当地方言中與“狼”发音类似,意为“拖尾”,即狼尾或半个波浪之形。而“渚”便是可供一户人家居住的小洲。“良渚”字面含义是“侧面形状如半个波浪的小洲”。

              良渚文化村,便在這片小洲之間。這個“村子”,包括了良渚文化博物院、美麗洲堂、良渚文化藝術中心、大雄寺、春漫裏商業街、玉鳥菜場、良渚食街、白鹭灣君瀾度假酒店、親子農莊等等文化、商業多維度的配套設施。

              由英國設計師戴衛·奇普菲爾德設計的良渚文化博物館,占地面積4萬平方米,建築面積1萬平方米,展覽面積4000多平方米。是我國目前唯一一座、且規模最大的良渚文化專題類的考古學文化博物院。

              良渚文化博物館,也順理成章地成爲大衆心目中了解良渚文化的目的地。

              余秋雨說:我從來沒有見過一個文化遺址會這樣美麗,這樣地水草豐美,這樣地搭配勻亭。余華贊美說:我在這塊地的盡頭感到了懸念。吳曉波常在這裏喝茶“閑談”,而高曉松則直接把他的曉書館,定在了良渚文化村內。

              從余華、余秋雨、高曉松、吳曉波、安藤忠雄,到周冬雨、範冰冰、吳亦凡、林更新、李晨、大鵬、陳漢典,文人的影響力和明星的號召力,讓良渚文化村變成了一個網紅的打卡勝地。

              良渚文化村,還有過一個曾用名——萬科良渚文化村。

              2006年8月15日,郁亮在杭州宣布萬科收購並正式控股南都房産,這也成爲之後良渚文化村的得以成型的契機。而後,良渚文化村從萬科“試驗田”轉爲萬科“標杆”,王石也成爲良渚文化村的直接代言人和良渚文化的間接代言人。

              從中國賽艇賽事到東京無印良品總部,在這個階段中,“良渚文化村”成爲王石的公開演講內容中的常客。甚至只要到杭州,王石就必去良渚文化村。

              有人還總結了王石的來杭州的行程:先是在西湖邊劃賽艇,然後住在良渚文化村的君瀾白鹭灣酒店,第二天早上在村民食堂吃早餐,菜單是豆漿、大餅和油條,然後仔細看看良渚文化村又發生了哪些美妙的變化。

              讓王石來了必去的“村民食堂”,給萬科集團帶來了在全國布局“第五食堂”的戰略靈感——全國許多城市的萬科樓盤都已經相繼開出了“第五食堂”。甚至良渚文化村內唯一一個寺院“大雄寺”也是由萬科出資建造。

              2013年6月,日本《新建築》雜志曾經專門推出了一期良渚文化村的專題報道。該雜志這樣歸納良渚文化村的兩大特點:

              “第一個特點是在建設居住區的同時,由民營資本投資建設博物館、酒店、教堂、學校、垃圾分類推廣中心、食堂、菜市場、快遞服務設施和其他生活設施。這充分顯示了開發者對社區的未來所持有的強烈的責任感。”

              “另一個特點則表現在《村民公約》的制定。通過對全體居民進行問卷調查,由居民自己選定26條應該遵守的生活規則,構成了《村民公約》,成爲村內的行爲准繩。然而,所有的條文都不是‘必須做……’語氣的強制規定,而是‘應該……’句式的對居民行爲的積極倡導。”

              “這是送給未來最好的禮物。”王石在接受該雜志社專訪時說,“良渚文化村的業主大多是文化人,品位都很高,他們都以良渚文化村爲自豪。這就是孕育‘衆人同守一則’這樣的《村民公約》的土壤。對于萬科來說,這並不是一個突發事件,是萬科原初理念在良渚文化村又一次開花結果的延續。”

              《良渚國家考古遺址公園控制性詳細規劃》顯示,“良渚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的地塊範圍,即東至安溪路和良渚博物院,南至新104國道,西至華興路,北至東苕溪,規劃總用地面積約10.65平方公裏。”據了解,遺址公園將按照“一軸一核兩心三片”的結構形態,以曆史文化認識發展爲主線,打造成一個集遺産保護、文物展示、文化交流、生態旅遊爲一體的國家考古遺址公園。

              良渚文化村作爲一期項目,承擔的就是文物展示、文化交流、生態旅遊的責任。

              2

              被拿掉的“萬科”

              2013年,也就是王石在“良渚文化村”的村民食堂吃著豆漿、大餅和油條時,質疑和反對的聲音開始出現。

              《良渚國家考古遺址公園變身別墅盛宴》《被綁架”的文化遺址》等多篇負面文章出現,質疑並抨擊萬科的“良渚文化村”將對古城遺迹産生災難性的破壞。

              文中表示:“本報記者調查發現,在良渚遺址群保護區核心項目的良渚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已經變成別墅項目紮堆之地。6月26日,本報記者在良渚國家考古遺址公園一期看到,該公園核心工程良渚博物院周邊私家別墅項目林立,施工建設火熱。”

              《萬科良渚文化村報告2012》顯示,該項目占地規模將近11000畝,其中包括5000余畝的自然山水、3400畝住宅用地、1200畝旅遊用地以及大約600畝的共建配套用地。

              當時的這些報道,質疑的精神和出發點是沒什麽問題,但是可能混淆了一個地方——良渚文化村並不是良渚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的核心位置。上面提到的“良渚文化村”,和申遺成功的“良渚古城遺址”,並不是一回事,甚至不在一個街道、一個鎮內。

              用瓶窯人的話來說,就是——看博物館去良渚,看良渚遺址去瓶窯,別走錯地!

              “良渚文化村”在余杭区良渚街道,而这次申遗成功的“良渚古城遗址” 和今天正式接受预约开放的“良渚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在余杭区下的瓶窑镇。两者距离也不算远,从文化村到遗址公园,驾车大约十几分钟变能到。

              也就是说,良渚文化大部分以及核心的遗址都在瓶窑境内。之所以命名为“良渚文化”,也只是因为考古命名的惯例——首个发现地在良渚区域内,而首頁发现者是良渚人。

              1936年,原浙江省西湖博物館職員施昕更等人,在浙江杭縣良渚鎮(今屬余杭區)的一處水塘裏發現一批以黑陶爲特征的史前遺存,他們隱約感到這些陶器的背後可能有著不尋常的來曆。1937年春天,施昕更寫就了5萬余字的《良渚——杭縣第二區黑陶文化遺址初步報告》一書,制圖100余幅,詳細介紹發掘經過、收獲,提出頗有創見的看法。

              1959年,著名考古學家夏鼐將良渚遺址爲代表的史前遺存命名爲“良渚文化”,這屬于當時中國最早命名的史前考古學文化之一;1980年代中期以後,這裏又先後發現了反山王陵、瑤山和彙觀山祭壇、莫角山大型宮殿基址;1986年,良渚反山遺址先被發現。

              而這些後來被發現的遺址,大部分在瓶窯範圍內。

              “搞良渚文化,良渚出风头,瓶窑上轧头,安溪吃苦头。” 这是当地关于兴良渚文化后流传的一句话。“上轧头”在当地方言中,大概的意思就是头被重物压住后的状态,形容遇到了麻烦,进退两难的局面。

              良渚街道因爲命名的優勢,建立了旅遊文化教育休閑商業一體的“良渚文化村”,房價從2013年的八九千漲到現在的2.5W+,杭州地鐵二號線的良渚站也即將完成。同時,更是順勢建立了良渚玉文化産業園,舉辦了第一屆世界工業大會,以及聚焦數字、健康、文化三大産業的良渚新城。

              一幅“上握五千年文化,下啓未來新經濟”的樣子,站在隔壁瓶窯的角度來看,確實有些憋屈。而媒體當年,莫名披上了破壞遺址的王石和萬科,現在看起來有些冤枉。

              這兩年再去看良渚文化村的牌子,前面“萬科”兩個字已經被拿掉了。

              3

              “活”得下來

              窮、山溝溝、偏僻、毛竹、茶葉等詞,一直是老一代余杭人對瓶窯、對良渚的印象。

              東邊有區政府駐地臨平,是杭州市的副城,下有工業産值500億元以上、包含諾貝爾陶瓷、長江汽車、貝達藥業、西奧電梯、春風動力等知名企業的余杭經濟開發區;西南被阿裏巴巴激活,已成爲全國有名的以創業創新投資主的倉前、西溪濕地區域;西北方向的“老余杭”,有茶文化的發源地、陸羽撰寫《茶經》的地方——徑山寺。

              更別提一度靠“假煙”發家,現在又在緊鑼密鼓拆遷,號稱杭州區域最富人群聚集地的喬司——江湖人稱“最富的杭州人”蕭山人,在喬司人面前都得掂量掂量。

              強敵環繞的良渚和瓶窯,本就是一對存在感較弱的難兄難弟。照理說,擁有良渚古城遺址,這對瓶窯是一個絕好的經濟逆襲機會,但事實上並沒有。

              “20世紀90年代,遺址區內有30余家礦石廠、企事業單位170余家,長年炮聲隆隆,噪聲、粉塵汙染讓遺址區滿目瘡痍,可一旦關停,經濟怎麽辦?104國道橫貫遺址區,繁忙的車流對莫角山中心遺址形成較大的綜合汙染,全力整改,交通怎麽辦?”有媒體在報道時提出兩個至今都未解決的矛盾——文物要保護,但當地的經濟怎麽發展?當地的交通如何更通暢?

              2003年,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的習近平,曾赴良渚遺址調研,親自協調解決遺址保護中的實際問題,並強調:“良渚遺址是實證中華五千年文明史的聖地,是不可多得的寶貴財富,我們必須把它保護好。”

              “政府明確表態,大遺址內‘只做減法,不做加法’。今後對新報建設項目一律不予審批,對已批未建項目要做好說服清退工作,現存建築物只減不增,嚴加控制。”相關人員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坦言,這種“不建房、不招商”的方式的確能有效保護遺址,但也制約了當地的經濟發展和百姓生産生活。

              這也是導致,爲何我在2010年去瓶窯時,感覺當地的建築風格、支撐産業、生活狀態還停留在上個世紀90年代——家庭式手工作坊、寫著XX合作社門店、在河邊洗衣服的居民。

              據當地人告知,爲了保護良渚文化,安溪的石礦關閉了,瓶窯的部分農戶和廠房也都拆遷。保護遺址的同時,産業的升級、經濟的發展或許將成爲另一個重點課題。

              今天(7月8日),首批遊客便可預約參觀良渚古城遺址公園。

              良渚古城遗址公园面积约为14.33平方公里,分城址区、瑶山遗址区、平原低坝—山前长堤区和谷口高坝区4个片区。其中即将有限开放的区域是城址区的核心部分,面积3.66平方公里。根据遗产价值阐释和访客基本服务需要,主要设置了城门與城墙、考古体验区、河道與作坊、雉山观景台、莫角山宫殿、反山王陵、西城墙遗址、凤山研学基地、大观山休憩区和鹿苑等十大片区。

              據公開報道了解:2008年,遺址公園還處于概念規劃階段,浙江省和杭州市高層就強調,“要堅持以綜合利用爲手段,認真研究良渚國家遺址公園的經營業態,確保建成以後的良渚國家遺址公園可以‘活’得下來。要堅持以積極保護爲方針,以保護爲目標,以利用爲手段,通過適度利用來實現良渚遺址真正的保護。”

              借助良渚文化的IP、借鑒良渚文化村的商業模式,讓遺址公園“活”下來的才是真正的保護。據了解,良渚古城遺址公園每天接受3000人的預約。如何將其打造爲成熟的IP,以及擁有龐大和穩定的流量,或許是“活”得下去的關鍵。

              網站編輯: 冉一方

              1

              第一時間獲取股權投資行業新鮮資訊和深度商業分析,請在微信公衆賬號中搜索投中網,或用手機掃描左側二維碼,即可獲得投中網每日精華內容推送。

              發表評論

               / 200

              全部評論

              —— 沒有更多評論了 ——
              —— 沒有更多評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