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2ic84"></form>

<address id="2ic84"><listing id="2ic84"><meter id="2ic84"></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2ic84"></em>

        <form id="2ic84"></form>

          
          

              投中网
              搜索 尋求報道
              登錄 | 注冊
              投稿

              DST凶猛:俄羅斯版孫正義的崛起

              接招   |   翟文婷
              2019-07-08 11:07:10

              这位横扫中美互联网的投资大鳄,曾與500彩票、马化腾、马云交好。Facebook、Zynga、Snapchat、Twitter,阿里、京东、滴滴、美团、头条等公司是他的投资作品。

              如果细数谁是互联网世界最有影响力的人,DST创始人Yuri Milner绝对是其中一个。

              这位横扫中美互联网的投资大鳄,曾與500彩票、马化腾、马云交好。Facebook、Zynga、Snapchat、Twitter,阿里、京东、滴滴、美团、头条等公司是他的投资作品。

              基于這樣一份投資清單,一位創業者評價,Yuri能調動全世界的互聯網。還有最重要的一點,他們出手真的很闊綽。

              2009年至2017年,DST在30多家公司累計投資70億美金,全部集中在消費互聯網領域。

              有人曾總結DST的土豪式打法:只投市場領導者,或者有潛力成爲領導者的公司;一般不投早期,爭取在公司上市前1-2年進入。他們標榜晚期投資,是典型的互聯網PE基金。毫不避諱地對外宣稱,更喜歡有利可圖的公司。

              Yuri給出的原因很簡單:作爲一家全球化基金,如果投小公司,當地必須有人負責看項目,分析;而做晚期投資,全球值得投資的公司可能也就不到30家。

              這個路徑讓他們大獲成功,屢試不爽。但現在,這套打法可能已經失靈。

              更早期,更激進

              DST在中國又落一子。

              他們的最新投資標的是一家來自下沈市場的新銳公司。

              今年4月底,DST還出手球鞋交易平台“毒”,領投B輪,當輪估值超過10億美金。分期樂、地平線等公司都是在B輪引進了這家國際基金。

              很明显,这突破了DST的“晚期投资”框架與逻辑。

              星界資本創始合夥人方遠解釋背後的原因,“現在必須有全局觀,如果早期不進去,可能到後期就沒機會了。”

              據說,Yuri等幾位合夥人把之前賺得的Carry成立了一個早期基金,所以一定投資比例內的案子是Yuri個人投的。比如李開複創新工場的首支基金,ofo的C輪融資等,都是Yuri個人名義投的。

              俄罗斯人Yuri做投资前是一名创业者。1999年,受互联网女王Mary Meeker关于互联网商务未来报告的影响,他把自己大部分资金75万美元创办了一家社交公司Mail.ru,2010年11月上市,创下欧洲当时最大互联网IPO。

              但是Mail.ru一度瀕臨破産。2001年互聯網泡沫破裂,這家公司的價值縮水97%,Yuri一度認爲這個數字創下了世界紀錄。直到2017年左右,有人告訴他,軟銀當時的價值曾縮水99%。那段時間,他只給自己開1美元薪水,削減了80%的開支。一直挺到2006年,老虎基金和Naspers(南非報業公司)投資了Mail.ru。

              2005年,Yuri與人合伙成立投资控股公司NetBridge,最初他投资的本金就是Mail.ru的盈利,但没投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好项目。直到2009年,才真正找到感觉,基金也更名为DST Global。2011年,Yuri卖掉在Mail.ru集团的股权,次年卸任管理职务,全力关注DST的投资。

              据Yuri自述,DST Global第一期和第二期基金主要来自俄罗斯大富豪Usmanov,此后2012年、2014年和2015年分别募集的三期基金,LP则主要是主权财富基金和其他机构投资者。

              出價永遠比對手高

              關于DST最廣爲人知的一個風格是:不還價,給高價。最典型的案例是美國的Facebook和中國的京東。

              京東是Yuri進入中國的第一個投資項目。劉強東在《我的創業史》中自述,2011年,Yuri找到他開門見山,“我一個人最多可以投15億美元。”而且聲稱,自己投資的公司5年內不能上市,越晚上市越要投。劉強東以爲遇到了騙子。

              Yuri繼續布道,“如果你今天上市的話,公司只能值10億美元,可我要給你30億美元的估值,再給你投10億美元,讓你變成估值300億美元的公司。通過我擡高你的估值,給你巨額投資,變成一個更大的公司,我來獲利。”

              說完他問,這樣做,你高興嗎?劉強東答,“當然高興。”

              最後結果是,在那一輪京東超過10億美金的C輪融資中,DST一家出資5億美金。京東上市前,DST是投資額最大的股東。

              给一个创业者无法拒绝的高价,这被解读为是他们吓跑竞争对手的一种策略。一位與DST接触过的创业者评价,抬价这个事情,真是让VC既爱又恨。恨的是估值被抬高后,自己可能没法跟;爱的是,出手阔绰的DST无疑是很好的接盘侠。

              周受資曾是DST在香港的負責人,對接中國內地市場的投資。據說,就是因爲在DST投資小米的案子中,周受資在估值定價環節起到非常重要作用,最後被雷軍賞識,挖去小米。

              不但給高價,DST還只要普通股,不進董事會。

              上述創業者分析,原因在于跟大部分VC不同,DST更多是用自己賺的錢在投資。動作幅度不受限,自主決策性更高。

              更重要的原因是,放棄董事會席位,可以不因被投公司彼此有競爭關系而束縛手腳。比如,DST在B輪時就投資了頭條。如今又要下注下沈市場。

              不過Yuri本人很在意創業者的感受。當年在已經投資京東的情況下,DST想投阿裏巴巴,前提是希望事先征得劉強東同意。所以他特意從美國飛到新疆,找到正在當地巡站的劉強東,當面講了此事。Yuri還說,“投阿裏不會像投京東那麽多。如果你不高興,我們肯定不投。”

              事後劉強東評價,這哥們兒真的很守規矩。

              但高價並不是萬能鑰匙,可以讓所有創始人開門迎接。因爲對社交的執念,Yuri曾經想給Instagram一大筆錢,但對方沒有接受。

              得失中國

              DST在中国的投资业绩,更多是Yuri 亲自操盘。他结交了马化腾、王兴、包凡等大佬。更重要的是时机选得很准,在中国互联网PE还没有完全爆发的时候,抢先占位。

              Yuri與中国的企业家或公司之间的关系图谱错综复杂。最典型的是與腾讯和马化腾连接非常紧密。

              2001年,南非报业公司以子公司 MIH 的名义买下腾讯46.5%的股份;5年后,南非报业投资了Yuri创办的Mail.ru。拥有共同的投资方,成为他们合作关系的起点。2010年,Mail.ru上市前夕,腾讯花3亿美元成为其战略合作者。

              2010年4月還發生了一件事,DST使出同樣的套路,以10億美金的高估值向團購網站Groupon投資1.35億美元。結果第二年2月,中國團購網站高朋網成立,股東正是Groupon、騰訊和雲鋒基金。

              2011年,DST首次正式進軍中國互聯網,馬化騰在接受《環球企業家》采訪給予了DST和Yuri非常高的評價,“DST更多是資本層面上的操作,有一批操刀過國際互聯網投資的歐美最強投行背景的人。他們動作很快、開價很高、眼光很准,看中一個就抓住一個,也不考慮太多所謂‘策略’,比如不要董事會席位。而且進去就不輕易退出。”

              Yuri更是懂得投桃報李,他說,他們要從騰訊身上學習更多東西。

              維護創始人資源,不斷擴大他們的關系網絡是DST投資中國非常重要的課題。京東正是包凡介紹的。這讓他們的出手成功率更高。

              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無往不勝。外界無須神話DST。

              據說,Yuri當時看了拼多多但沒投,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黃峥解釋不清楚,拼多多的數據爲什麽漲這麽快。事後他複盤,即使Founder解釋不清楚,只要數據持續漲得快,那就應該投。但這一細節沒有得到證實。

              2014年10月,口袋購物的C輪融資中,領投的是騰訊,DST赫然在列。這是除京東、阿裏外,DST在中國投資的第三家電商公司。但口袋購物沒有因爲巨頭加持而異軍突起,相反後來幾近消失。

              Yuri個人在ofo的C輪融資時放了點錢,但是在接下來4.5億美元的D輪融資中,DST高調領投,創下當時單車行業單筆融資的最高紀錄。如今這是一家在艱難求生的公司。

              但一位創投圈人士表示,對DST來說,出問題是小事,虧了也不是大問題。“就好像你有1萬塊,在賭場輸1千塊,你會心疼;但如果你有1億,在賭場輸1萬,就不會心疼。”

              賭徒?

              如果試圖在中國找到跟DST相類似的基金,無疑是高瓴。

              兩個基金有強烈的相似性:出得起大錢,而且往往主動給創始人一筆大錢。花的錢主要是自己賺來的,自主性更強。而且都依賴創始人的智慧,Yuri和張磊都對各自的基金手握牢牢的控制權。

              創投圈評價Yuri是“賭徒”。

              當地不設辦公室,沒有長長的團隊名單。哪裏有好公司,Yuri買張機票跑過去。對創業者而言,好像他是送錢的天使。

              樂信(當時叫分期樂)拿到DST投資,創始人肖文傑發給內部的郵件中說,“放眼全球,能被他們看上的公司不超過20家,被DST投資過的公司大多都已成長爲百億、千億美元的公司,DST創始人尤裏·米爾納和我說,他有好的運氣,並且這個好運將會傳遞給我們,相信我們將成爲下一個互聯網金融領域的BAT。”

              Yuri當然不是靠運氣點石成金。方遠認爲DST成功的原因有三點:老板眼光好,老板在第一線;老板有生態圈。

              另一位互联网投资人进一步指出,因为早期创业经历,Yuri对互联网和社交有很强的Vision。他创办的Mail. Ru一度是俄罗斯最大的社交网站。

              DST有自己堅守的投資方法論。早在2011年,DST就非常重視數字。Yuri曾說,投資時,必須同時有遠見卓識和實在的數據支撐。

              他更關注消費和電商。在接受福布斯采訪時說,“十年前,五家公司主導了消費者互聯網領域:谷歌、亞馬遜、雅虎、雅虎日本和eBay。今天已經變成谷歌、亞馬遜、Facebook、阿裏巴巴和騰訊。“他預測,未來頭部公司勢必會繼續加強集中優勢,但玩家可能會重新洗牌。

              是的,学物理出身的Yuri很早就开始把目光投向未来。每年他举办一次私人宴请,就是與真正影响未来的人讨论超现实的东西。

              2012年,他創立了世界上最賺錢的科學獎——突破獎。獲獎者每人可以獲得300萬美元。設立這個獎的初衷是,“你看Twitter上前200名名人,你看不到任何一個科學家,這有點失衡”。而獎項贊助者都是互聯網大名鼎鼎的企業家,謝爾蓋·布林、紮克伯格、馬雲、馬化騰等。

              三年后,Yuri又與霍金发起1亿美元的长期研发计划“突破摄星”,他们希望让星际旅行变成现实,成为人类迈向外太空真正的机会。

              那個“賭徒”形象又回來了。


              網站編輯: 冉一方

              0

              第一時間獲取股權投資行業新鮮資訊和深度商業分析,請在微信公衆賬號中搜索投中網,或用手機掃描左側二維碼,即可獲得投中網每日精華內容推送。

              發表評論

               / 200

              全部評論

              —— 沒有更多評論了 ——
              —— 沒有更多評論了 ——